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也开了一次莫干山会议——1948年金圆券改革闲扯

也开了一次莫干山会议——1948年金圆券改革闲扯

因一部电视剧,48年金圆券这点陈谷子烂芝麻又被唠叨一番。

南京政府在大陆搞过三次金融改革:1933年“废两改元”,这次改得好,虽是一项技术变革但意义深远;1935年“实行法币”,终结中国500年银本位,近年还有人从学术分析法币的利弊,但被美国白银政策拖累没选择,当然如中国还是金属本币,也不会有金圆券出笼;1948年金圆券,当时、事后骂声一片,评价文章无数。本文仅闲扯。

1.莫干山定议

据时任行政院财政部长力推币改的王云五回忆录《岫庐八十自述》:在王等遵蒋意见拿出方案初稿后,翁文灏(时任行政院长)、俞鸿钧(时任中央银行总裁)、王云五一起面谒蒋总统,总统将清稿留下详阅。过了几日总统赴莫干山休息,翁、王等于(1948年)729日往莫干山请示,与蒋三次当面商讨,形成改革决定,开了一次效果很惨的莫干山会议,不吉。“莫干山”名源自干将莫邪铸剑传说:什么断发铸剑、剑成身亡、两头相搏于油鼎等,感觉兵戈戾气太重。另,莫干山时属武康,翁文灏1934年在武康出过一次严重车祸,头部受损,差点丧命,胡适认为翁博士自此脑袋不好使了。

此山似不宜开关乎社稷民生的会,瘆人,大凶。

2.领导小组有玄机

币制改革主设计是王云五,但按蒋指示成立了一个六人小组领导此事,翁文灏、王云五、俞鸿钧外,还有刘攻芸(时任中央银行副总裁)、徐柏园(时任财政部次长)、严家淦(时任台湾省财政厅长兼美援运用委员会联络人)。翁、王、俞、刘、徐在名单正常,严有点特别,事后看严的仕途和台湾地位演变(严是台湾老、小蒋总统间的过桥总统),或当时已留后手。

3.奇人王云五

王云五是位奇人,高寿(18881979年),他:孙中山的老乡,后当过孙的秘书;民国先烈陆皓东的表弟;胡适的老师(上海公学);民初和鲁迅北京教育部同事(好像级别都是佥事,不在一个司);发明检字法与分类法,对中文图书分类检索有革命性突破(搁今天就是搜索引擎发明人啊!还不整个公司美国上市?);福大命大,躲过日机轰炸且未卜先知避开了日军占领香港;没上过大学没留过洋,但英文水平美国人都佩服;当然最牛还是以外行身份搞金圆券改革。

4.外事误国

据王自述:1948819日下午三时,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讨论币改方案,蒋主持通过;下午六时行政院召集会议,将已通过国民党中政会之方案提出讨论,历时四个半小时,改订若干细节后通过;为绕过立法院审议,以总统命令形式发布,当晚电台全文转播全国,20日实施;820日起一个月币改获得初期成功,920日为分界,“因为对于本案的计划和执行我(指王云五)既是中心人物,而921日我因出席国际货币基金会和国际银行的第三届大会,而启程赴美,赴美以后20日间,我未能躬亲主持有关工作,而且改币的结果恰在此时期发生重大变化”;王1010日晚自美回到上海,11日上午与财政部来沪同人晤谈,午间承中央银行俞总裁招待长谈,始知出国两旬中最初10日均能保持以往1个月来成绩,入10月渐渐变质,情势愈趋恶化,我即日下午返京,12日早访翁长谈,嗣后与徐次长等详加商讨。王为什么关键时刻远行?其解释是,IMFWorld Bank每年集会一次,由美英中法四大国理事轮流担任会长,4647年分别在美、英,48年本应在中国,但因战事改在美国,王仍需以中国财长任会长主持大会。国人好面子、尤好国际面子,王本人和朋友都觉该去,只有傅斯年清醒,致函王:劝王除能有带钱回来的把握,否则宜从缓外,王当然不可能带回钱。后来111日废止管制、6日尼古拉去职、11日王云五辞去财政部长、13日陈布雷自杀,随后翁内阁总辞。王不该远行,但说他在国内币改或能成功是托大,尼古拉同志做不到的事他能做到?

5.卧底阴谋论

一则阴谋论流传甚广:延安鼓捣南京搞了这次“亡党亡国”的币改,关键人物是冀朝铸大哥冀朝鼎,冀大卧底为延安立过什么不世之功笔者不清楚,但金圆券改革非冀鼓动,因为:1.冀当时职务和金圆券改革设计无交集,冀朝鼎抗战胜利后任中央银行稽核处处长、48年到北平任华北剿总经济处处长,和小组六人无直接关系,刺探信息有可能,参与决策不可信;2.上世纪60年代,冀身份已公开,翁早潜回北京当政协委员,金圆券事已盖棺,王云五仍把它当大功一件记在自己名下;3.蒋怎么看币改是关键,除王的方案,酝酿阶段俞鸿钧也提过一套专家型方案,要旨是:法币不作根本改革还可苟延,如从根本上改会垮得更快。蒋欣赏王的方案,猜测蒋内心:不实施王的方案,南京政府基本也要垮;实施王的方案万一成了中兴在望;王方案不成,南京政府垮了但为据台敛了一大笔硬通货。尼古拉同志在《我的父亲》一书中就承认没这笔硬通货台湾初期财经情形不堪设想。

《金圆券发行办法》第五条:自本办法公布之日起,法币及东北流通券停止发行…台湾币及新疆币之处理办法,由行政院另定之。也就是说金圆券没有祸害台湾地区,在王的初稿里是涵盖台湾币的,后被改成上述正式稿内容,或大有深意。金圆券无需延安鼓捣,蒋自己就想做,做了也没后悔,不但不悔没准还有点朕算无遗策的自得呢。阴谋论可进一步想象:没准翁文灏也是卧底?被孙越崎、冀朝鼎策反?19492月蒋下野后,翁出任李宗仁秘书长前去奉化看蒋,蒋已经对翁起疑心,19512月翁从欧洲经香港回大陆,后当了政协委员……翁当然不可能是卧底,真要是,就会坚持把金圆券推行到台湾,那样蒋家父子怕就得落草为寇或去美国当寓公了。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