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春明外史之李总、地铁、洗澡

春明外史之李总、地铁、洗澡

北京何地?首善之区,气派!“一阵风雷惊世界,满街红绿走旌旗。”北京的李富贵李总(Li Zong),相当有钱,成功人士。车,公司名下、个人名下的车估计得有两位数,别说每周尾号限行,就是上下午分别限行也不碍他驾车出门。有次和他谈到地铁,李总一脸茫然,估摸脑子里还是30年前坐地铁去军博的印象。

地铁代表的北京公交以廉价和拥挤惊艳于世,两者也相互关联,廉价的额外付出就是挤,还有安全隐患。该局面得以维持需巨额政府补贴。近日北京市人大财经代表小组对2014年市级财政预算草案初步审查时,建议调整完善本市公共交通的定价机制。代表调研中得到的数据显示,自2007年北京实施公共交通票价调整以来,随之而来的是财政补贴连年增长负担不断加重。2010年财政对公交的补贴达到128亿元,2011年为156.9亿元,2012年为175亿元,2013年补贴数额预计在180亿元以上,按照这种趋势推算,2014年的补贴额可能还会增加。(《北京日报》124日)直说就是补贴不起了,要完善定价机制(涨价的委婉语)。补贴无法持续,涨价必然,麻烦在于:承受力强、对公交价格不敏感的北京各类Zong们,他们从不乘坐公交,乘坐公交的群体往往对价格很敏感,头疼。

李总全年没在家吃过一顿晚饭,年夜饭也在饭店,李总的衣服基本洗衣店干洗,李总经常出差,不用在家洗漱沐浴,就算不出差,澡也基本不在家洗。北京是个缺水的地方,水价却出奇便宜,这既抑制了供给(包括水循环处理),也容易在需求端造成浪费,亟待调整。近日国家发改委酝酿推动多年进展缓慢的水价改革,水价改革的方向将是居民生活用水实行阶梯水价云云。我原先也这么想,直到请教了张三。张兄,某主管部门中级官员,饭局中我提出看法,“天真,too naïve!”(我记得他大学英文似乎补过考)他喷出一口烟:“你当我们体制内的人都是吃干饭的?是白痴?”据他们在北京市做的抽样调查:居民生活用水主要构成为吃喝、洗衣物、洗漱卫生等等,而这方面用量最大的往往是收入偏低的工薪阶层,高收入家庭生活用水量反而小。居民生活用水阶梯水价想奏效,前提是居民生活用水量和其收入关系是增函数(至少是非减函数),确如张三所言关系是倒的,没想过会是什么效果。如李Zong,基本不在家吃喝、洗衣物、洗澡,他/他家的居民生活用水量几乎为零,阶梯水价影响不到他,虽然Zong们有很强的提价承受能力(甚或承受意愿),而影响到的都是承受力差的群体。咋整。

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悬而未决的问题多属疑难杂症,不见医国手,少谈屠龙术,只好服点宽心丸。



推荐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