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闲扯海关疑云兼及赫德

闲扯海关疑云兼及赫德

1.数据靓丽

2013年4月10日中国海关发布1季度数据称:1季度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6.12万亿元人民币(折合9746.7亿美元),扣除汇率因素同比(下同)增长13.4%。其中出口3.2万亿元人民币(折合5088.7亿美元),增长18.4%;进口2.92万亿元人民币(折合4658亿美元),增长8.4%;贸易顺差2705亿元人民币(折合430.7亿美元),去年同期贸易顺差仅2.1亿美元。

2.疑云渐起

但这份成绩单很快受到海外财经媒体质疑:核心是中国海关公布的内地对香港出口数据和香港海关公布的从内地进口数据不符。

香港是中国一部分但是单独关税区,为行文方便以下简称内地、香港。

3.真实数据

中国海关公开有2006年及以后内地对香港进出口数据,香港政府统计处从内地进出口数据最新截至2013年2月。设:CE=内地出口香港数据;CI=内地从香港进口数据;HE1=香港货出口内地数据;HE2=香港转口内地数据;HE3=HE1+HE2=香港整体出口内地数据;HI=香港从内地进口数据。C的统计值单位为千美元,H的统计值单位为百万港元,折算值单位与相比较值同。

表1:2006-2013年2月HI/CE对比

表2:2006-2013年2月HE/CI对比

    说明:美元和港元折算按国家外管局公布的各种货币对美元折算率,月度折算按当月数,年度折算按当年6月数,美元/港元汇率基本稳定,引起误差很小。

4.海关解释

在国新办举行的2013年第1季度进出口情况新闻发布会上,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综合统计司司长郑跃声对外界疑问解释如下:……与香港统计的从内地进口数据存在较大差异,我想从以下三方面回应。首先,按照联合国的贸易统计规则和国务院颁布的海关统计条例,进出中国关境的货,要按照货物进出境时的全值统计,列入海关进出口贸易统计。第二,跨境流动货物应按全值进行统计。但在实际通关过程中,内地一些出口商在向海关作出口申报时,由于他不了解这个货物下一步流向安排,所以他们就会将出口货物目的地申报为香港,这样就列入了内地对香港的出口统计。而按照香港贸易报关制度,在内地输往香港的货物中,如果在香港解释作转运或者是过境,不在香港做进一步加工,也不在香港消费、转卖,那么这些货物可不向海关提交报关单,因此也就不列入香港统计的内地进口,这是两地贸易统计差异较大最主要原因。第三,香港作为自由港,历来都是内地进出口货物的主要周转地。今年一季度内地整体出口增长了18.4%,明显高于2012年全年7.9%的增速。这些货物中有些货物出口是通过香港再转到其它市场去。近年随着国内产业梯度转移加速,上游零部件供应商和下游加工的空间距离加大,使上下游企业的供货可以更多地选择通过香港来完成,这也就相应拉高了内地对香港出口的增速。沿海一些原材料或者产品的转移,有的就选择经过香港再转往中西部。二是有不少跨国公司把它全球物流配送和分拨中心设在香港,一些在内地生产组装的产品,先要出口到香港,再由这些跨国公司设在香港的物流配送和分拨中心转运到各地市场,包括内地市场。这种配送运作模式也会相应拉高内地对香港的出口。

5.笔者闲扯

甲,统计口径不同带来数据不一致正常,表2香港对内地的出口与内地从香港的进口完全无关(CI/HE1或HE3),偏差都不用算。不清楚海关具体运作,我猜测,内地统计的从香港进口实际等于香港货出口内地+香港转口内地中的部分,但“部分”并非固定有规律。

乙,内地出口香港和香港从内地进口数据,则随时间推移偏差愈来愈大,有明显规律,09年及以前基本吻合,何解?

丙,郑说清了一些问题,但疑窦仍存:为什么偏差有加大趋势,2013年2月份达80%以上,114亿美元?实际看,“不了解这个货物下一步流向安排,所以他们就会将出口货物目的地申报为香港”这个郑归纳的主要原因应随时间推移比例下降才对啊?梯度转移导致诸如广东—香港—贵州的路径如没有出口环节牟利很难理解,为什么不直接广东—贵州?

丁,我没海外媒体极端,认为中国出口数据是假冒,毕竟还有关税和外汇结算环节。但无实际贸易意义的出口数据算什么?有点象高科技公司的主营收入中混入了其他收入,现金流和流转税都是真的,但性质异化了。中国的比较贸易优势要打折扣?外汇形成原因要重新认识?4月15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就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时说“今年一季度GDP增长7.7%中,有4.3个百分点是由最终消费贡献的,对GDP增长贡献率是55.5%;资本形成总额对GDP贡献率30.3%,拉动GDP增长2.3个百分点;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贡献率是14.2%,拉动1.1个百分点。”这里14.2%要重估?一团乱麻。

6.想到赫德

突然想到赫德(Robert Hart),这位英国人1863年11月15日被恭亲王奕任命为总税务司,掌管中国海关约半个世纪。对他的作用说法两个极端,不谈,但他留下的海关帐册和记录统计却成了研究中国近代经济史较为可靠的资料。中国外贸总量已居世界第一,这提供了很好的可能:厘清中国真实的贸易构成,分析主要贸易伙伴的商品流向,深入理解世界贸易格局等等。这需要详尽客观的资料,我们应该比赫德做得更好而不是弄得疑云密布。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