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PRC股权改制:总体方案和时间表(非专业版)

PRC股权改制:总体方案和时间表(非专业版)

一、纯属闲扯

1.1.题目写罢吓一跳,PRC、总体方案都是“大字眼”啊,业余闲扯,外行之处笑笑别当真。

1.2.工具性分析,不涉及意识形态/价值判断,出发点是当下(p),不考虑以前(bp),对扯不清楚东东一概用“奥康姆剃刀”剃掉。

二、撩开面纱看看

2.1.我们有无宪法?据行家说大大的有,和慈禧有血缘关系的隆裕太后经手的“清帝逊位诏书”就被认为是走向共和的重要宪法性文件……扯远了,有滑向清宫戏嫌疑。简言之PRC就不少:“共同纲领”、54宪法、75宪法、78宪法、82宪法等。但宪法专业人士训导:我们的宪法不好使,有宪法没宪政。主流专业人士谈宪法言必称美国,头头是道但缺真实感。“画图临出秦川景,亲到长安有几人”

2.2.换个角度,如公司法情形,法人资格范围说不清楚的事可能需要刺破面纱看看股东或形式上不是股东但实际支配的个人/组织。如果确认CPC是PRC的实际控制人,不机械规范地从宪法文本而是综合CPC章程(和宪法英文同一词?)、CPC大会报告、操作惯例等来理解宪法/宪政问题就简单些,确认CPC为PRC实际控制人最关键。

三、阿斗和诸葛亮

3.1.确认CPC是PRC实际控制人并将其股权量化,有高人反对,认为维持这层面纱挺好、无需刺破,一种说法是:CPC是诸葛亮,宪法是阿斗,不公开承认阿斗的领导地位是不好的,不把阿斗当摆设也不好,会被司马懿抓去砍头的。蜀汉治理结构拧巴,《三国志》里谯周说:“先主讳备,其训‘具’也,后主讳禅,其训‘授’也,如言刘已具矣,当授予人也。”,“蜀既亡,咸以周言为验。”武侯会错天意,壮志未酬。

3.2.实际控制人不愿/不能股权清晰,浑水摸鱼搭便车之故。清朝第一位驻外使节郭嵩焘有言:“汉唐以来,虽号为君主,然权力实不足,不能不有所分寄。故西汉与宰相外戚共天下,东汉与太监名士共天下,唐与后妃藩镇共天下,北宋与奸臣共天下,南宋与外国共天下,元与奸臣番僧共天下,明与宰相太监共天下,本朝则与胥吏共天下耳。”就是费正清所言“贪污集体存在”,这危害了PRC实质也危害了CPC的核心利益。

四、设置安全阀门

4.1.确认实际控制人明晰股权→设置流动时间表,不但能铲除搭便车的贪污集体,且设置了缓解压力的安全阀门。

4.2.国家可能面临两方面压力:功能绩效性的(F),经济发展,环境秩序,国际安全,吏治(反贪腐、选贤与能)等等;正当合法性的(L),这涉及价值基础。编神话故事/马背得天下现如今都不太好使,要从价值取向想辙。有很多咨询公司提供方案,销量最大的名叫自由/民主,操作界面是宪政,性价比见仁见智。

4.3.F、L未必有强相关关系。但有替代性:F很好没L也凑合;L到位F差点也将就。两个安全阀门齐备,体制完美,一个正常也能运作,两个都坏了很麻烦。能全面提高F值,可不考虑L,CPC/PRC能如此乐观?

4.4.有种别开生面的说法:中国早就有宪政—儒家宪政主义,有道统,孔孟儒学就是中国的不成文宪法,用好了就能开出自由/民主的外王。这太深奥,“讲文化”和“数人头”比无法度量,本文限工具性讨论。

五、千年难题不好解

5.1.除非小国寡民,国家纵向权力分立(中央/地方关系)一直是宪政难题。有人说找到了最优解,美国般联邦制。全球GDP排名靠前国家或金砖五国,多联邦制,主要例外法日中,不过法日两国情形比中国简单。联邦制真好使?也未必,美国还打内战,苏联干脆在联邦制下散了伙。假定国家管理难度=国土面积×人口×经济总量×差异性×历史跨度,中国估计世界第一。

5.2.冯天瑜认为,周人大力推行分封制,这和它灭殷以后,难以实际控制东方的广土众民有关。管理半径问题。一代枭雄秦始皇叫板难题,搞国标,统一文字、货币、度量、历法、法律,建基础设施,修几纵几横国道,推行郡县制,把社会结构压扁平,汉承秦制,被称为秦三世的汉武帝在这套件上加装了一统的意识形态配件。自此,就中国国家管理结构而言,郡县制占了主流,当然分封制亦未绝迹,直到清“改土归流”前,蒙藏的地方管理,南方零星的土司制,仍可看成分封制或其变种。不过总体想颠覆郡县制不太可能,民初的“联省自治”也无果。“子厚返文王”不是好不好而是行不行。秦皇/汉武模式素有争议,中性看得承认其凝结强度很高,辛亥前后,昏君、权臣、革命党、文人、喇嘛等一通混合乱扯,居然没把中国搞散了实属奇迹,秦皇/汉武模式凝结度起了作用。

5.3.前苏联就没奇迹。苏联国名英文简称USSR,两个S是体制,U和R是组合方式,没地理/民族代码。苏联解体前有15个加盟共和国、20个自治共和国、8个自治州、10个自治区,以民族(有些是“民族识别”出来的)命名,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都是联合国成员国(一国三票),美国州权力再大也不可能在联合国有席位,苏联宪法允许加盟共和国退出(想想美国南北战争)同属一代枭雄,但斯大林没遇到李斯。前苏联解体导火索是意识形态,基础是宪法,纵向结构不稳。

5.4.82宪法文本上并未载明单一制原则,通常把PRC说成单一制国家,并将其与联邦制比较,但现实更复杂。PRC行政区划有:一般地方、民族自治区、特别行政区,宪法序言还包括台湾。以HK为例,PRC众多法律只一部适用于HK—基本法(基本法是次国家宪法抑或特殊类型自治法存争议),HK有自己的终审法院,有“违基审查权”(次违宪审查?)港人治港,自行发货币,发护照,是国际奥委会成员。见过加州队在奥运会和美国梦之队打篮球?中国特色的单一制,某些分权联邦制也比不了。

六、选举参数

6.1.较真民主并不是价值观而是一种集体行为,外化的选举制度更不是,1/3和2/3有什么价值?51%和90%同价值?美国众院席位第51位开始分配的优先乘数公式有什么价值观?约定的政治排序程序吧了,不过它好计量、好操作、被认可。

6.2.票选什么?国家领导人、代议制机构成员、地方等。PRC目前是代议机构(人大)选国家元首(主席/总统,反正英文都一样),选政府首脑(内阁总理),形式上元首权力偏虚,但往往是实际控制人CPC最高领导兼摄。总统制或内阁制,孙中山、袁世凯时代就开始吵,实质没意义,用得好才真好,用不好什么制都是空谈。考虑:CPC/PRC关系特点、中国人擅推诿、中国人对美国H-H情节(哈美/恨美),不妨参考美国那套。

6.3.领导人,国家元首兼政府首脑,正副各一,简单。

6.4.代议机构,目前是人大、政协,名称不重要,能起议会作用就成。理论上单一制国家无需两院,鉴于国际惯例且参政议政积极性高的人很多,设两院。规模,3000人完全没法开会,违背了人生理极限、会场空间尺度、地球自转速度(24小时)。全世界除英国上院外,议会人数上限大概就600,假定600附近某奇数。人大,立法功能,直选,大致230万人选1(不技术处理55个民族中大多数1个都产生不了,HK只能产生3)。政协,仪式功能,理论上除区域普选产生权力机构的特别行政区外,其它地方的权力来自中央授权,无需考虑,现实出发,地方/界别团体矩阵结构推选。

6.5.地方(省级),行政首长中央委派、中央授权,考虑就近、便利管理的原则,将地方人大、政协合并,形成一个主要考评咨询、少量地方立法功能的地方议会,地方直选。

6.6.选民,无差别性限制,但年龄门槛需认真考虑。周期5年,控制选举成本,尽量同时选。

七、时间表

7.1.T→T+5:T为元年。用5年:制订详细具操作性的选举规则;厘清CPC/PRC关系;机构设置、分权、制衡等等配套措施;尽可能大范围就前述达成共识。

7.2.T+5:正副领导人CPC指派;人大80%CPC指派,20%直选(CPC也可参加);政协80%CPC推举,20%其他推举;每个地方议会80%CPC指派,20%地方直选(CPC也可参加)。

7.3.T+10:正副领导人CPC指派;人大70%CPC指派,30%直选(CPC也可参加);政协70%CPC推举,30%其他推举;每个地方议会70%CPC指派,30%地方直选(CPC也可参加)。

7.4.T+15:正领导人CPC指派,副领导人直选(CPC也可参加);人大60%CPC指派,40%直选(CPC也可参加);政协60%CPC推举,40%其他推举;每个地方议会60%CPC指派,40%地方直选(CPC也可参加)。

7.5.T+20:正副领导人直选;人大直选;政协推举;每个地方议会地方直选。

八、附注

8.1.20年完成PRC股权流通,较中庸。HK从回归到“双普选”比这还略长。

8.2.法律过程,“宪法”唱主角,没让“国际法”登场。

8.3.以利益、效率、妥协为主轴。不拘于本本,否则美国开国就搞不成《联邦宪法》(9州同意),此前的基本法《邦联条例》规定任何改动需每州(13州)同意。

8.4.CPC决心转变是关键,推举过程就是其内部改革过程,只有外部压力和动力才能提升组织内部效率。

8.5.CPC控股权无需担心,8000万人政党,只要内部团结高效,分阶段流通,全流通后也会长居控股地位,选举环境下一党长期控股很常见,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马来西亚巫统、瑞典社民党、挪威工党等等。

8.6.“变亦变、不变亦变”的急性朋友,建议跳过本文去看《史记》或电影《建党大业》。

8.7.纸上苍生而已。如CPC是纯粹“先锋队”不是现实利益团体,无需变;是利益团体但能搞好PRC经济、社会、吏治等,可不变;不成,建议变,主动变,有程序变。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