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指标窥越南

指标窥越南

越南,中国近邻,关系曲折,有人对其改革和经济发展抱有期望,越南国家统计局(GSO,General Statistics Office of Vietnam)公布的越南2012年1-6月份经济指标:

GDP=1,252,577(10亿越南盾,现价),按越南官方2012年7月16日公布的汇价,1美元=20870越南盾,同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人民币汇率中间价,1美元=6.3208元人民币,故越南上半年的GDP约为600亿美元或3800亿元人民币;按可比价比去年同期增长4.38%,前6个月平均CPI比去年同期上升12.2%。外贸易情况如下:

中国经济问题不少,但越南经济与中国比(均为2012年1-6月数据,中国数据见国家统计局)似乎也不妙:总量上越南太小,GDP大约是中国的1.67%;越南GDP中第一、二、三产业比重分别是22.13%/40.26/37.61%,中国对应分别是7.69%/48.86%/43.45%,越南工业化进程更慢;越南通胀情况更糟,为12.2%(中国同期3.3%),经济增速为4.38%(中国同期7.8%),越南经济痛苦系数更大;越南进出口总额相当于GDP的178%,略有逆差,中国出口9543.8亿美元,进口8854.6亿美元,进出口总额为18398.4亿美元,顺差,为越南同期的17倍,相当于自身GDP的51%。越南经济的锚看来不在国内,更易受外部影响,越南学中国的出口导向并不顺利,画虎不成反类犬,中国不仅对欧美发达国家有出口优势,对越南也有优势。

越南作为国名历史并不长:秦平定南越设南海、桂林、象三郡,象郡大致为今越南中北部(今南部是后并占婆、下柬埔寨而来),赵佗建南越国在今越南中北部设交趾等郡,汉武帝平南越国基本依旧制,唐高宗设安南都护府,宋封安南王,安南作为国名沿用至清初,清嘉庆年间才改安南国为越南国,封阮福映为国王。

其实阮是想把安南改为南越的,其奏表曰“南越国国长臣阮福映稽首顿首谨奏:……伏望圣聪曲垂轸顾,赐以荣封,兼赐国号南越……奠安南服,永保藩封……”;清廷大臣议后上奏曰“……考安南古曰南交,周曰交趾,至赵佗窃据始自称为南越王,旋为汉灭……宋太祖开宝三年封丁部领为安南郡王,至孝宗隆兴二年封李天祚为安南国王,安南立国自此始……核其疆域,实止南越之隅,未便以一隅之地遽以南越自称。且广东、广西皆南越之旧地,自汉以来久为中国,若该国复南越之古,名实既不相符,体制尤为未协。”;清廷最后降旨道“所请以南越名国之处,该国先有越裳旧地,后有安南全壤,天朝褒赐国封,著有越南二字,以越字冠于上,仍其先世疆域;以南字列于后,表其新锡藩封。且在百越之南,与古所称南越不致混淆,称名既正,字亦属吉祥,可永称天朝恩泽。”

大家一通乱侃,名称是形式,范围是关键。真要称南越、尊赵佗,岂不是想把都城设广州?(有南越王墓)、或设香港?(有木棉花的地方)。越南经济体量与中国无可比性,且与古属南越的广东也不具可比性,2011年越南GDP大概是广东的1/7,或与广西可比,其2011年GDP大概是广西2/3。越南与广西主要经济指标比较(2011年):

 

概括而言,越南的经济规模、增长速度、发展阶段、物价控制都不如广西,资源、农业优于广西,工业稍逊广西。

越南经济的高通胀(CPI甚至超20%),本币急剧贬值(越南盾对美元贬值近1/3),其国企VINASHIN(Vietnam Shipbuilding Industry Group)敞口40-50亿美元债务风险(约是当年全国GDP的5%),不敢想象。观察越南经济指标,并不能反衬中国经济高枕无忧,反而提醒我们,中国社会对经济波动的承受力很弱、经济政策操作空间有限。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