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寺庙疑上市 禅宗销债券

寺庙疑上市 禅宗销债券

 

不少风景区(其中多佛门圣地)疑似启动上市(IPO)的消息引发议论。目前A股名胜风景区(多因佛教著名)已上市情况大致分两类:比较早的,直接以景区门票作收入来源,可理解为景区直接上市;后来有关部门(住建部的前身?)规定,名胜风景区的门票收入不得归入上市范围,就曲线改成景区的配套收入(如缆车、宾馆等的收入)上市,大致可理解成景区间接上市,这也部分解释了景区热衷建缆车的原因。往后宗教名区真要IPO,估计也是曲线上市的路子。

佛教东来(汉传佛教),影响日众,信仰固然是主因,但经济因素也不可忽视。香火供奉外,发放度牒(可以减免税赋)和广置庙产(不动产盈利)也是两大财源。前者,迟至明朝万历年间(应该说不是佛教最兴盛时期),名相张居正还为几年发放一次度牒、每次发多少头疼;后者,不用说《洛阳伽蓝记》追忆的盛况,想想水浒智深眼里的东京大相国寺“端的好一座大刹”,仅相国寺所属“酸枣门外退居廨宇后那片菜园”占地估计也小不了(“每日教种地人纳十担菜蔬,余者都属你用度”)这菜园要开发房地产,位置虽不比今日北京的CBD、金融街,怎么着也和菜户营差不多吧?

佛教和资本的关系,胡适早年有过有趣的论述。胡适写《中国哲学史大纲》只上册而无下文,有人说是胡对佛教不熟悉(中国的哲学史秦汉往后就很难绕开佛教)他自己可不觉得,他的口述自传(唐德刚译注)第十章是“从整理国故到研究和尚”,其中第三节是“研究神会和尚的始末”。下面尽量引用胡原文。为表示自己研究很靠谱,胡适先说明了资料来头“在我把中国所保存的资料和日本出版的东京版《大藏经》和《续藏经》(尤其是后者)搜查之后,我终于找出了有关神会的大批史料……1926年,我以‘中英庚款顾问委员会’中国方面三位委员之一的身份去欧洲公干……我因而想乘此机会往伦敦和巴黎一查唐代遗留下来的有关禅宗的资料。那些未经9世纪、10世纪特别是11世纪和尚们糟蹋过的史料。我想找出6世纪、7世纪,尤其是8世纪,偶然地被在敦煌保留下来的有关禅宗史的史料。”胡的结论简述如下:“神会和尚成就其革命大业,便是公开地直接地向这声威显赫的北派禅宗(神秀,‘五祖’弘忍的大弟子,‘六祖’慧能东山寺的大师兄)挑战。最后终于战胜北派而受封为‘七祖’,并把他的师傅也连带升为‘六祖’”。之所以能做到是因为唐“安史之乱”后“政府的财政却异常拮据,士兵无饷可发,政府只好筹款应付。筹款的方式之一便是发放佛道二教的‘度牒’。人民之中有欲皈依宗教或为免役免税而皈依的,可向政府纳款领取‘度牒’。每一度牒索款十万钱。那简直是一种国家公债(胡适财经水平不低,政府一次性收入,后分年以免劳役、免赋税的形式归还实质就是政府债券,至于肃宗一次收了钱后面的皇帝会不会认账逐年归还就只有天知道)。政府为推销公债,因而借重这位年高德劭而又能说会讲的老和尚,在东都洛阳帮忙推销。神会推销的成绩甚佳。据说这项筹款的成功,实为戡乱战事顺利进行的一大因素。其后皇帝(继玄宗的肃宗)为酬庸神会助饷之劳,乃召请神会入宫。公元762年,洛阳重修佛寺为神会驻锡之所”

依胡博士的高见,禅宗南宗得势不是靠被陈寅恪认为只是“半通之文”的六祖法偈(菩提本无树等四句,据说慧能就是凭此偈获弘忍秘传衣钵的,1932年陈寅恪在清华学报上撰文分析,认为‘其关于身之一半,以文法及文意言,俱不可通’),而是靠七祖的债券承销能力。怎么看胡、陈的石破天惊之论?钱能通神,信乎?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