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初见李庄 盛名难副

初见李庄 盛名难副

本文李庄是地名。

川南出差在宜宾转机,时间尚宽裕,当地朋友建议到附近看看。蜀南竹海太远且季节不对,忽然想起李庄,于是在一个早春的阴雨天去了李庄。

对李庄的印象缘于王世襄先生的一篇文章,回忆他随中国营造学社在上世纪40年代栖息李庄的故事,文章什么时候看的、登在哪、主要讲什么抱歉基本忘了,但记得几个细节:元宵节舞龙,除梁思成在家陪夫人(梁40年代的夫人是谁你知道的),大家都参加;步行去宜宾,感觉因为南方人个矮,步换算的里长度南方比北方短;当地的饭馆,鸡鸭鱼肉都挂在房梁上,苍蝇不少。

李庄是长江边的古镇(千年?),但名气主要是因为抗战时期一些机构的到来。

七七事变后,京津、沪宁一带的学术、教育机构纷纷内迁,千里跋涉,艰辛异常,也成就了一代传奇。代表是西南联大,回忆赞美文章无数,文学作品有小说《未央歌》等;也有另一种色彩的,如三闾大学(蓝田师范),文学作品似乎只有《围城》。笔者不是钱学爱好者,只是好奇为什么《围城》拟了个三闾大学的名称?三闾,直接的联想是屈原,三闾大夫,不过虽都在广义的楚地,有点勉强,且以钱的性格不会喜欢过于悲剧、严肃的调调。比较正规的说法三闾大夫是战国时楚国特设的官职,是主持宗庙祭祀,兼管王族屈、景、昭三大姓子弟教育的闲差事。如上述说法成立,我猜想:虽然三闾大学是指蓝田师范,但这里“三”多少有点隐喻合并成西南联大的北大、清华、南开之意。纯属歪批,见笑见笑。

李庄也是传奇中的一篇。从1940年开始,同济大学、中国营造学社、中央博物院、中研院史语所等先后辗转迁来李庄。

李庄在长江南岸,宜宾下游,虽然从地理上说长江至此已流了大半,但真正叫长江是从这开始。进得旅游区,有块同济大学校庆立的碑,有当地关于同济大学迁来的回电:“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体现了川人的质朴和豪爽。景区不大,路边有卖土制烧酒的,饭店则多标榜白肉做得好,有白肉创始人、天下白肉头牌、白肉第一刀等等头衔,宛如投行每年的排名,总能找个第一。景区尽头,江边有个奎星阁,被梁思成誉为长江上“从上海到宜宾二千公里中,建筑最好的亭阁”不过所见为1999年重建,如今是饭店,有当地人在办婚礼。

转到景区中心一间门脸大些饭馆午餐,时令不对,我们是第一拨客人。像所有旅游饭馆一样,老板娘积极推销单价最高的菜品,具体就是鱼,各类所谓野生鱼。我对淡水鱼素无兴趣,谢绝了,但架不住盛情,还是要了个当地名菜白肉。摄氏3、4度阴雨天在四面漏风的饭馆吃冰箱取出的白肉,需要好胃口。我胡乱就着回锅肉和青菜吃点米饭,退席来到10米外的江边。岷江和金沙江在这里已充分混合,江水浑浊,值枯水期,江面不很宽,航行船只很少,挖沙船则不少,岸边的污水(应该是生活污水)从明渠淌着流入长江。今日中国想找个无争议的话题太难,环保不知能不能算一个。

李庄镇走马观花,未见全貌,也未细细品味,感觉有些名不副实。也许不仅李庄,不仅景点,曝得大名者多半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名实相符倒是小概率事件了。

飞机起飞还在想李庄,想那淌入长江的污水。

环保该是未来投资的重点领域吧。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