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李刚和李富贵——PE的两个流派

李刚和李富贵——PE的两个流派

和VC不同,PE到中国已发生了大的变异,功能和手段与欧美有很大差别。当然,差别没什么了不起的,汉堡能当饭吃,驴肉火烧未必就不是干粮,没准还更营养、更绿色、更有文化。

中国的PE是个大江湖,流派纷呈:有的精通法律,中国的法律,香港的法律,国外的法律(主要是美国和一些离岸小岛)张口就得;有的是财务数字神童,随手能做企业的财务分析,保证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基本能把企业的创业者说糊涂;有的喜掉书袋,中国宏观经济,美国金融机制,全球几百年历史娓娓道来、胡扯一通;有的擅长表演,装傻充楞,到处宣称一顿饭、一袋烟或一泡尿的功夫搞定一个deal云云。

俱往矣!这些都不灵了,中国PE江湖两大流派横空出世,其声势如后人评苏轼的词:唐人为之最工者,柳耆卿后出,掩众制而尽其妙,好之者经为不可复加。及眉山苏氏,一洗绮罗香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而逸怀浩气,超然乎尘垢之外,于是《花间》为皂隶,而柳氏为舆台矣!这就是李刚派——床前明月光,我爸是李刚;李富贵派——甭提价格贵,我是李富贵。此两派一出,其他如无物。至于这两派使的套路和兵器,想必大家都懂,无需赘言。

中文还是有缺陷,李刚和李富贵都得用复数。李刚有大有小,李富贵有胖有瘦,在这两派笼罩下,其他门派也纷纷李刚化或李富贵化。当然也不仅是PE界,当今中国虽然形势复杂,难以分析,但说整个中国都在李刚化和李富贵化不算离谱。至于不能、不愿、不敢或不会李刚和李富贵化的人怎么办?似乎没人在意。

壬辰年已到。

阴历上面注阳历,阳历下脚注阴历。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还在混PE。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