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君民末世自乖离

君民末世自乖离

“买大陆航空股票”,10来天前在香港IFC一个咖啡档刚坐定,T君对我说。别看T公开场合又是数据又是模型的,私下还是中国做派,建议来自他的故事。T几天前乘坐了一趟京沪高铁,连续打电话、高声喧哗、脱鞋抠脚丫的乘客以及间歇性熄灯让他彻底崩溃,再无尝试勇气。“高铁开通下跌的航空股肯定反弹”,他下结论。

我接受T的故事逻辑,但并未买,心想逻辑并不等同于现实。但现实是航空股真涨了,原因当然不是T的逻辑,而是列车追尾了!列车追尾,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是小概率事件,但风险控制原理再次残酷提醒我们:小概率事件并非不会发生事件。

事发后官方有司表现是惯例的乏善可陈:反应迟缓、言辞含糊、惧怕真相,等等。

民间——新媒体的民间责难声一片,完全应该,公众对公共事务有知情监督权。还有杀声阵阵,不知道应不应该。个个是专家,人人是法官,人皆可以为尧舜。

今日何日?水浒年代重现?

虽然脑筋一样糊涂,有司比宋徽宗还差,至少宋徽宗胡扯时言辞雅驯些。民间是水泊梁山?尚未见到李逵的板斧和武松的拳头。

白居易陈述李唐君臣和谐诗中有“以心感人人心归”之句,清末重臣张之洞晚年内调中枢,目睹政局鱼烂,遥想盛唐气象,感慨赋诗:

读白乐天以心感人人心归乐府句

诚感人心心乃归,君民末世自乖离。岂知人感天方感,泪洒香山讽谕诗。

不久张之洞郁郁而终,二年后清朝也亡了。清朝垮台的一个直接原因是上任不久的邮传部尚书江苏人盛宣怀打铁路的主意,辛亥年间试图将粤汉、川汉商办铁路收回国有而引发的“保路运动”最终成为“武昌起义”的导火索。莫非真有图谶之说?百年轮回,今日的sheng姓“铁路尚书”同样籍贯江苏……

绝对小概率事件,但,小概率事件并非不会发生事件。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