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除湖北外的全国,封的边际效应为负

除湖北外的全国,封的边际效应为负

 1.封,古代有聚土植树为界、帝王以土地名号赐人、聚土为坟、筑坛祭天等意,现代多作封闭讲。本文的封指因新冠肺炎各地采取的封闭措施,如武汉的封城、湖北其他地方的准封城、全国(不含港澳台,下同)其他地方的封路、封界域、封医院、封小区、封楼等行为。

2.封是一个应急的非常社会行为,也会有效果/成本,分析其边际效应更关键。分析先得有数据,据官方公布数据整理如下:全国除湖北外的新增确诊人数从23日的890人降至218日的56人,比前日(217日)下降了23人;湖北外30个省级单元,自218日回溯5日,新增确诊人数连续为0的有3个,连续在5以下的有8个,连续在5-10间的有9个,10及以上的有10个;截至218日武汉的死亡率(累计死亡人数/累计确诊人数)为3.37%,湖北除武汉外为2.46%,全国除湖北外为0.66%

3.湖北尤其是武汉数据失真较大,分析价值不高,情况仍严重。以武汉死亡率为例,相较于确诊人数,死亡人数因有一定的“表观”性,可能失真度还好些,假定还原这两个数据(现实不可能),死亡率会偏移目前的推算。简言之,湖北封的效果/成本仍大于1,边际效应为正,应该继续。

4.除湖北外的全国,就死亡率而言就是一个大号流感,新增确诊人数持续16日大幅度、无逆下降,1/3的省份过去5日连续新增人数不到5例,2/3省份5日连续为个位数,各地确诊病例和绝大多数疑似病例均在掌控、监视中。这种情况下封的边际效应如何就值得讨论了。封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每日全国损失估计得数千亿计,且随着时间拉长,边际成本会急剧上升:物流、人工流、资金流近于半瘫痪,企业产成品、原料库存耗尽,没有营业收入现金流无以为继,生产经营合同纷纷逾期,外向型产业链被肢解替代难以恢复,时令已到种植业、养殖业困难重重,劳动者收入面临巨减、国际交往几近中断……等等。可以考虑湖北外全国解除封的紧急状态,当然解除不是漠视疫情,仍要避免人群聚集活动,坚持公共场合测体温、戴口罩,注重个人清洁卫生等等。使社会经济生活尽快恢复正常,有益于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也能更有力支持湖北、武汉彻底缓解疫情。

5.或有人曰这是只算经济账罔顾生命,非也。湖北已将所有医疗资源集中于新冠疫情,其他需要透析、急性肿瘤、突发心脑血管等急性病人怎么办?预产期来临的孕妇怎么办?这也涉及人民生命,不能顾此失彼酿成次生的人道危机。由于防控及医疗资源重新配置的原因,这类情形全国其他地方也不同程度存在,还有大量独居的老弱病残人士,长时间的封会产生严重的人道问题。

6.希望通过举国之力打一场总体战消灭新冠病毒,值得钦佩。有无必要则需考虑成本,还要考虑可能性,假定新增和存量新冠病例双双清零,也不表示我们全歼了新冠病毒,它可能会季节性出现。人类出现在地球上几百万年了,病菌一直伴随且将继续伴随,没准还会有比新冠肺炎更严重的疾病、传染病出现在国人面前,老打总体战恐非良策。及时监测、信息透明、科学防控、积极治疗才是可持续之道,这需要高效的疾控体制、机制布局合理的公共卫生资源、科研的投入、舆论的预警、全民科学素养的提高以及生活条件、方式的改进等等,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7.最高领导17日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就有指示,但武汉迟至23日才封,执行层面已丧失了封的最佳点,湖北亦如此。今日除湖北外的全国,封的边际效应已然为负,仍一味机械地封,不但不能弥补愆尤,反而会滑向另一面。

是时候评估封的边际效应啦。



推荐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