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注册制来了,可别叶公好龙

注册制来了,可别叶公好龙

  A股注册制说来就来:2015年12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草案)》;2015年12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草案)》的议案,授权国务院对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股票的公开发行,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关于股票公开发行核准制度的有关规定,实行注册制度,具体实施方案由国务院作出规定,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自2016年3月1日起施行,实施期限为两年。这意味着《证券法》全面修订前,注册制将先行推出。此前还有专家分析《证券法》修订程序,判断注册制尚遥远云云,真是书生之见。中国什么时候想做的事会被法律难倒?只有不想做得事才会受制于法律。
  注册制来了,可别叶公好龙哦:叶公子高好龙,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龙。于是天龙闻而下之,窥头于牖,施尾于堂。 叶公见之,弃而还走,失其魂魄,五色无主。A股今天的核准制广受诟病,故大家对即将到来的注册制寄予了太多期望:亏损企业也能上市(主要指一些高新科技类),这与注册制何涉?核准制也可通过修改法律做到这点;强化事中事后监管,严格处罚欺诈发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切实维护市场秩序和投资者合法权益。这也要等到注册制?核准制本也应该且能做到这点,如果有司认真的话,反之有司不上心,注册制也白搭,甚至沦为推卸责任的绝佳借口;证监会或交易所谁主导?这对交易所自身就是上市公司、联邦制政体下的美国没准有实质差别,但在单一制、交易所仍是证监会下属单位的中国,区别仅是形式,也许最大不同是中介机构少去些北京,对缓解京华交通拥堵、治理雾霾或有裨益……
  最明显差异是审什么、怎么审:审什么?突出发行人披露形式是否真实齐备,摒弃实质性判断;怎么审?坚持从具体企业信息出发,不心存产业引导、节奏调控、国企改革等等似是而非的计划思维(等而下之的藏奸谋私行为属腐败范畴,不表),至于发行主体的业绩、行业前景、资产质量、投资价值等可由市场参与方通过定价机制决定。A股的举世奇观就是IPO大塞车,拥堵程度堪比北京金融街附近西二环高峰时段,没人能说清什么公司可在A股上市、多长时间能上市,考验已超出人类智力极限,其实这才是大量业务立足中国的优质上市资源弃A股而去的根本原因,是否设置盈利要求并不关键,大部分中国概念公司海外上市时已跨过了盈利门槛,但A股IPO的不确定性让公司、投资者望而却步,也让存在于他们间的约定(对赌?)变得无解。正常股票市场,企业只要业务合法且具备一定规模,治理结构规范,所聘请的中介机构合格,公司不特别在意价格的话,IPO是一个可以预计的过程(比如6个月)。A股一级市场恰恰缺乏这种确定性,这正是注册制应解决的顽疾,注册制不但能理顺一级市场,也为解决二级市场问题提供了有效途径。A股二级市场存在不少乱象:操纵市场、内幕交易、价格畸高、炒作“壳资源”等等,原因很复杂,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一级市场的人为管控、抑制上市公司供给,使得相当多的A股“筹码化”,沦落成了赌具,为何不让上市公司资源充分供给达到均衡?
  判定A股注册制成功或需很多指标,但判定其失败只需一个指标,那就是IPO依然排长龙,如果A股IPO过程仍是不可知的黑洞,注册制实施与否也就无关痛痒了。是叶公非好龙也,好夫似龙而非龙者也。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