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芹献四则

芹献四则

 中国经济增长目前陷入困境恐是耸人听闻之说,但遇到很大困难当是不争事实,中国GDP增速持续下滑,2014年增长率7.4%,是1990年以来最低,其实剔除1989、1990年(分别是4.3%、4.1%)两个特别年份,是1981年(5.1%)以来最低。中国过去30多年最大的自信就是经济总量持续高速增长,其他的自信均根植、依附于此,经济高速增长虽没解决中国所有问题,但确实解决了主要问题。正因如此,经济失速给中国带来心理冲击是多方面的:既有对过去业绩的缅怀,又有对竞争对手迫近的焦虑,还有对前途信心的迷茫等等,五味俱全。

经济增长是硬道理,所谓“调整”、“新常态”属委婉说辞,有点安慰剂性质:失速肯定不是常态,否则过去岂不是非常态?调整也是为了恢复高增长,如不在意速度,调整还不易如反掌?增长是如此重要,众多高人、超高人纷纷宏观上献计献策。但经济增长主体的企业怎么办少见提及,这里提出几点操作性建议,目的是希望增加企业的活力和动力。

1.通畅IPO渠道。中国企业普遍存在“融资难”,其中最受挤压的是中小民营企业。难体现在两方面:量缺价高。完全解决这个难题非一日之功,但一个现成渠道却被人为阻塞,就是A股IPO市场。A股市场在信息披露、内幕交易、监管力度等方面均存不足,客观说这些问题成熟市场也有只不过程度不同,唯有一个奇观A股独有:IPO大堵车。据中国证监会官网披露:截至2015年3月26日,中国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614家,其中,已过会43家,未过会571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333家,中止审查企业238家。按目前进度,每月发行20家左右,1年约250家,同时又会积压新的待审企业,排队永无尽头、趋于无解。剔除中止审查企业,正常待审企业基本可理解为符合要求,亦即供给是合格的,新股申购异常火爆,说明需求是有效等,为什么不能让供给和需求达致均衡而要人为调控?今年A股实际已发行69家,平均募集5.8975亿元,剔除东方证券(募集100.3亿元),平均募集4.5093亿元,如放开A股IPO供给控制(不是放松审查标准),估计1年能为实体经济补充2000多亿元资本金,再配以1:1的债权融资,实体经济融资将达5000亿左右,且IPO通畅会促进更多私人投资进入实体经济,这比宽松的货币政策更具点对点效应。融资、交易很初级的“新三板”火爆、中国公司不惜冒灰色法律风险海外上市反衬A股IPO管制的弊端,极大压抑了中国企业正常需求,压抑了中国经济增长。

2.国企退出竞争领域。中国营商环境中一个大问题就是国企:中国的国企不是太强而是太多,产业和区域分布太广,纵向穿越各个层级,无所不在。国企改革是老话题,新思路是尝试混合所有制,这理论上不易说清,现实更难操作,或曰国资要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但100个单位资本分成10个管效果肯定强于100个。在中国,国资控制自然垄断、公益性、安全命脉等产业具有现实性,争论无意义,这部分也无需向民企、外资开放,但应控制范围。反之,上述范围外的竞争性国企国家没有任何持有必要:既不关乎国家安全,也不体现资源优化配置。国家一揽子退出,会激发民间投资热情,改善中国企业经营环境,提高国资管理效率,部分消除国企腐败土壤,对促进中国企业增强活力大有裨益。

3.适当减税。中国中小企业负担重世人皆知,沉重的负担中部分是灰色、潜规则性的,和社会环境乃至文化风俗有关,短期难以改变,税收负担则相对清晰、可调节性强。但中国财政支出具有刚性,现有的财政收支里很难挤出减税空间。如实施国企退出竞争领域,估计1/3央企和2/3地方国企可以私有化,政府预计能获得10万亿元以上的增量收入,其中部分可以用于弥补企业减税带来的财政收入缺口。降低企业实际税负类似催化剂的作用:企业轻装前进,经济恢复增长,一段时间后税收总量未必随税率下调下降,一举两得。

4.分拆互联网巨头。中国政府倡导“互联网+”行动计划,以期推动传统产业转型,但计划成功的基础是互联网企业的创新能力。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既把中国互联网行业推向高峰又标志着中国互联网行业20年黄金期的终结:创新和活力大不如前,行业巨无霸已成为再创辉煌的阻力,他们遍及各细分领域、试图将一切都纳入现有模式,企业已很难独立于他们发展,挑战和超越更不可能,“马太效应”明显。市场竞争无可非议,但政府有义务保护市场公平竞争、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维护社会利益最大化。有关部门或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对互联网巨头涉嫌垄断行为予以立案调查。当然关于卡特尔、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合并集中等垄断行为的认定极易引发争议,但中国有关部门已对食品、保险、汽车及零部件、芯片等企业的垄断行为作出过处罚,欧美也有太多起诉、处罚互联网巨头的先例,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不应该是《反垄断法》的禁区。如能依法分拆,互联网行业会重新洗牌、迸发出难以估量的活力,新的黄金期将再度出现,其不啻是互联网行业福音,还会通过“互联网+”行动计划辐射到其它行业,为中国经济增长再添制度层面的动力。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