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多乎?少乎?中国的外汇储备

多乎?少乎?中国的外汇储备

截至2014年1季度末,中国外汇储备39,480.97 亿美元,比2013年1季度末的34,426.49 亿美元又增加逾5千亿美元,高居世界第一,是第二名日本的3倍多。一般认为中国外汇储备数目太大,已对中国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国家外汇管理局主要负责人最近公开指出:中国外汇储备继续增加,边际成本已大于边际收益。如果外汇储备过多的判断对,就得采取措施减少。当然,减少外汇储备不会如某些“电视经济学家”臆想分给全国人民那么简单(真那么简单,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何尝构成问题,不断分给大家即可,中国人最擅长分财物)。想减少外汇储备,先得搞清楚其来源,分析外汇储备增量因素:

最近几年中国外汇储备增量因素表(亿美元)

说明:1.数据源自外管局官网发布公开数据;

2.因原始数据小数取整原因,个别横纵相加有个位误差,保留原样,没有调整;

3.数值没有按照外管局《跨境资金流动监测报告》的正负符号,而是以通常理解的中国外汇储备增加为正方向;

4.误差、遗漏及其他栏含特别提款权差额和在基金组织的储备头寸差额,因这两者数太小,归并其中;

5.外汇储备非交易调整主要是指汇率、资产价格变动带来的无对应资金流动的调整。

表中显示,过去4年间中国外汇储备增加了1.4万亿美元,主要贡献是贸易差额和直接投资差额,想调节外汇储备得从此入手,这两个因素中国具有一定调控可能性,其他因素无法单方面作为。简言之,中国政府想调减外汇储备,现实有效的办法不外乎:促使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逆差;减少外来直接投资;加大对外投资等。但近期相关政策走向有点怪异。

2014年5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关于支持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部署激发市场活力、提振外贸企业信心、促进进出口平稳增长。外界解读:进出口“双降”,稳外贸“国16条”力促外贸平稳增长。5月19日,商务部在京召开全国商务系统落实国办发《关于支持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专题工作会议,对落实工作进行动员和部署。5月23日,海关总署公布《关于支持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措施》,包括4个部分共20条,明确提出优化外贸结构、改善外贸环境、强化政策保障、增强外贸企业竞争力等政策措施,为下一步稳住我国外贸发展势头提供了坚强的政策支撑。上述政策涉及内容很多,但一点是确定的:促进贸易增长。贸易主管机构希望采取措施刺激贸易增长(实际上是优先顺差,或反过来理解,政策着眼点肯定不是促使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逆差,减少外来直接投资),这样其他条件不变岂不导致中国外汇储备进一步增加?积累更多金融风险?莫非嫌中国外汇储备太少?似乎南辕北辙。

实体经济和金融部门主导者在政策引导上抵牾,反映了中国宏观经济的潜在矛盾。无需借助数学工具,我们粗略理解宏观经济均衡状态:一轮生产过后,形成的资产/财富,就其最终用途,不外乎消费和再生产/投资,如果消费增量和投资增量相当,万事大吉。当然,基于不同国家/地区的资源禀赋和经济技术比较优势,还存在对外贸易,存在着外来/对外投资。中国这个巨型贸易体,伴随海量贸易的是宏观经济失衡,消费赶不上投资,这既可理解为消费不足(中国消费问题复杂,有人认为并不小,有人认为被低估,这里说不足是和产能比),也可理解为产能过剩。自己消费不了只好借助他人,出口(净顺差),换回一堆美元,贸易难题转化成了金融难题。无法说清是过剩产能推动了出口,还是出口诱导了过剩产能,是一个交互刺激/累积的过程,和中国30多年来自觉不自觉的出口导向政策有关。如还用实物货币,这种失衡没问题;金属货币时代,出超会产生贸易纠纷,如“一鸦”前的清朝,为平衡清朝白银流入,“英夷”祭出鸦片贸易邪招,最后战争收场;信用货币时代,净顺差除带来贸易摩擦,还有金融风险,当今世界实际上是一个主权国家垄断了全球铸币权,中国对其信任感渐趋下降(有人说它是民主灯塔,有人说它是邪恶帝国),局面棘手。

中国如不能在消费/投资上实现总量再平衡和结构调整,难题依然:不愿经济增速和就业下滑过快,某种程度就要开启出口(净顺差)闸门,但这又会导致美元计价的外汇储备“水位上涨”,风险难测。谁都不指望长期积累的难题旦夕解决,但宏观政策至少要确保不加剧其难度,莫非我们真确信后人解决难题能力会比今人几何级数增加?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