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香港、茅台和纵向结构

香港、茅台和纵向结构

香港免税店有茅台酒售,最主流产品,标价1880港元/瓶,1年前大概是2500港元,降价不少,当日HSBC港币现钞卖出价0.7843751,折人民币约1470元,深圳免税店同产品原标价人民币1580元/瓶的价签改成了1180元。

言必称希腊(美国)的朋友L,精读《联邦党人文集》等高头讲章N遍之余常教育我:中国的纵向结构(中央/地方关系)太集权,瞧瞧人美国!美国啥套路?中国多集权?还是回到茅台酒。

茅台产地遵义名气相当大,不光因为酒,还因一次著名会议。该地长时称播州,1940/41年间,随浙大迁至遵义湄潭的谭其骧撰文《播州杨保考》:“明万历二十八年平杨应龙,改土归流,分全司(播州司)之地为遵义、平越二府,而播州直辖地裂为遵义、仁怀、桐梓三县。……州以播称先后都九百六十年,而杨保据有其土垂八百三十年。自唐末以迄明季,虽版籍列于职方,然专制千里,自相君臣,赋税之册不上户部,兵役之制不关枢府,名托外臣,实为一独立政权。西南夷族之大,盖自汉之夜郎、唐宋之南诏、大理而外,无出其右者。”看来踏实喝杯茅台也不易啊!

说中国纵向结构单一制、中央高度集权也对,取决你的观察角度:地方政府发货币、发护照、单独设关税、和中央政府一样是重要国际组织(如奥委会等)成员、有终审法院等等,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如此?(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至少联邦制的美国州无此,但中国的地方政府有,如港澳。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表述:“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神圣领土的一部分”,这么说地方政府还有完整的军队。人为识别的“地方宗教文化特色”,行政领导需出自某特定民族,如自治区。环球无出其右者恐不虚言!

仅考虑中央控制力及地方自主性,中国纵向结构简略示意如下:

清后期处理外来“夷务”,究竟归礼部或理藩院接待常吵架,于是“总理衙门”出现,后改为外务部。有趣的是今日中央政府在处理纵向结构事宜时也有分层的部门:27个省直辖市已一体化,其余依次是国家民委、港澳办、台办,再往外?怕就归外交部了。 

纵向结构问题解决起来代价很大,万历二十八年平播州杨应龙,和此前(万历二十年)解决“壬辰倭乱”的援朝抗日战争及宁夏之役,万历三大征广义上都可理解为试图解决纵向结构问题,也是明朝衰亡的分水岭。明亡根子还是制度,要不是那个“不郊不庙不朝者三十年”的倒霉孩子当皇帝,当不至此,但纵向结构出问题使明亡清兴进程加速也是事实。按照所谓“新清史”,清朝之于明朝,版图(地理和政治上的)极大改观,是在明的基础上拼缀了不少新块块。时至今日,大部分保存下来,少量脱落了,个别脱落又缝回去了,更是复杂。

中国政治结构的改善或在横向结构,但如出大问题,一定出在纵向结构。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