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苏联剧变之初级图解

苏联剧变之初级图解

1991年苏联剧变,怎么看都是20世纪影响深远的事件,用苏联/俄罗斯史学家、剧变亲历者麦德维杰夫在《苏联的最后一年》中的话:“‘苏联’号轮船倾覆所产生的波浪实在太高太猛,覆盖区域实在太广”。苏联/俄罗斯政要(前政要)、学者写的有关书籍汗牛充栋,该捋的原因、背景、细节等几乎遍及。中国人对此也特有兴趣,多少有点借他人酒浇自己心中块垒。以下是最最初级乱扯。

苏联剧变,超简略示意图如下:

这个剧变的路径Ⅰ,略去枝节,实际是两个改变:改制(变色);解体(变数),很多人把色和数的改变混为/当作一个改变。如能找到一个涵盖政治、经济、社会诸因素的状态函数S,大部人同意S(B) S(A)。但路径Ⅰ是不是演化的最优路径、S(B)是不是最大值?恐要思量,当然社会变革不是数学推导/模型演化,没那么理性,也不可能穷尽尝试各种可能,极端而言苏联剧变至少还有下述图示一种可能性:

剧变路径Ⅱ是变色不变数,路径Ⅰ/路径Ⅱ孰优?S(B)/S(C)孰大?怕不容易说清楚,变色就一定要变数吗?“色”和“数”是相互独立变量?这或许要结合苏联形成的历史、文化等来分析,从进化博弈论来考量?甚至要联系苏联地图来分析(拓扑?),比如为什么不是如下的演变路径:

本本主义有时是智力游戏,未必能有效解释现实。

迄上世纪80年代末,苏联国力日下,但仍掌握着世界至少第二大核武库,洲际导弹/战略轰炸机无数,谁都忌惮,故外界对苏联剧变表面呈观望。苏联的主体—俄罗斯联邦/俄罗斯人的态度至关重要,俄罗斯反对,其他小国独立代价可能会很高。没想到俄罗斯的态度比小国还积极。1989年初召开的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上,俄罗斯作家瓦连京·拉斯普京发言:“俄罗斯族人一贯乐于助人,既然你们认为,你们的所有不幸都是由俄罗斯造成的,是俄罗斯的落后和贫穷拖了你们的后腿,那么我想,还不如让俄罗斯从苏联脱离出去,这样岂不更好?”该发言获得了俄罗斯代表热烈掌声。这情绪有点像中国辛亥时个别同盟会(光复会更准确些)成员的想法:十八行省恢复建立汉族国家为目标的革命建国思想(内地18个汉族省独立成立大汉国,省得扯皮)。光有情绪还不够,还得有政治谋略,得有人操作,这方面叶利钦是高手:不把俄罗斯联邦做实、虚化苏联,他怎么取代戈尔巴乔夫?

苏联解体过程相当顺利,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宪法过程。苏联1936年宪法第十七条:每一加盟共和国都保留自由退出苏联的权利;苏联1977年宪法第七十二条:每一个加盟共和国都保留自由退出苏联的权利;1990年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了规定各加盟共和国脱离苏联的办法和程序的专门法令:规定国家独立必须经过全民公决,必须有2/3的法定多数公民投票赞成,这样5年后之后才可以与苏联“文明离婚”,5年期限到期之前还要进行一次全民公决。虽未严格按此程序,但宪法作用还是明显的。实际上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独立性比我们印象强,1945年苏联、乌克兰、白俄罗斯是分别作为创始成员国加入联合国的,1945—1991年一直在联合国有3个席位。有趣的比较是美国内战:按照某些南方人对美国宪法(修正案)的理解,州是可以退出联邦的,彼此是契约关系,某方违背了联邦契约,另方就可解除与联邦的联盟关系。林肯认为不行,并提出“联邦的存在先于宪法”,争吵不已,最后开打,美国州可以退出联邦的理论和权力遭彻底否定。美国内战死了60多万人(远超二战),历史演化出现岔点,把握不好散成碎片亦有可能。可供比较还有辛亥年的中国:推翻帝制对中国是多么大变化?说国力衰微,1911年的满清甚于1991年的苏联,但改制也没解体,“总期人民安堵,海宇又安,仍合汉满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隆裕退位诏书)。

变和分的关系看来未必有固定模式。

推荐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