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副处级曾国藩之收支公开

副处级曾国藩之收支公开

都说官员财产公开,未见实质进展。偶见一篇经济史文章,有曾国藩道光二十一年收支帐簿。道光十八年,按中国传统算法28岁的曾中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年底乞假返家,十九年底离家起程赴京,二十年庶吉士散馆,授翰林院检讨,从七品。听起来清贵,但“级别”不过“副处”(知县是文职正七品)。活的官员财产看不到(双规判刑的不算,理论上他们已不是官员),就先看死的吧:

道光二十一年曾国藩收支表及注释

注释如下:

俸禄:年俸45两,例支双俸,45斛禄米,以当时粮价折钱计,共124.65两;

旧有积蓄:曾出身小地主家庭,家中经济状况并不富裕,此时积蓄来自他中进士后回家筹措的,主要是拜客收受贺礼,以士绅身份有偿排解民间纠纷(干预司法?)等,除去路费等尚余一千余两;

外官馈赠:清朝外官送钱补贴京官、京官通声气照应外官已成公开秘密,曾国藩持身清竣接受赠送不多,但也有,如道光二十一年正月“程玉樵送别敬十二两,罗苏溪送炭资十两,李石梧送炭资十六两”;

借款:个人借款85.53两,人寄卖货银42.2两,挪用会馆资金40两;

住:京官讲排场,曾国藩刚入都寓住过宣南等处,道光二十一年八月搬到绳匠胡同,房十八间,“每月房租京钱20千文”(约13.33两,就算该年租4个月,也得50多两);

行:京城地域广阔,加之官场风气,京官无论大小出入一定乘车,且那时无公车配置,交通费压力沉重;

日常生活支出:曾到京不久夫人也北上入都,包括仆人工资等的生活日用开支不小,道光二十一年他交付仆人荆七日常花费平均每月20千535文(约13.69两,当年闰月,年俸不变,开支得支13个月);

衣:翰林需出入宫廷,衣服必须体面方符国家规制,古板如曾也得添置一些华贵衣物;

社交礼金支出:曾喜交游,朋僚往来不少,如“正月团拜分赀二千文,黄矩卿赀分二千五百文,二月某友祖母去世奠份一千文”等;

请客宴饮:古今同理,只不过曾没法公款报销;

文化消费:曾是进士喜买书,该年买《斯文精萃》等书多种。

道光二十一年曾国藩借钱勉强过了年关。回家筹措的钱在到京第一年(道光二十年)花得差不多了,及至道光二十二年春夏之交,他借银已达200多两,年底更累计达400多两,境况窘困。借钱维持现金流非“可持续发展之道”,曾寄希望获得“一次性特殊收益”来解决窘境,道光二十三年机会来了,已升任翰林院侍讲的曾被钦命为四川乡试正考官,此行所获“程仪”曾记有帐目,部分内容如下:入银数,四川省城公项二千四百两、制台百两、藩台百两、道台百两…共计4751两,这是四川,还有途中,总计在6000两左右。现银外还有实物,如:宝中堂江绸袍褂料两套,朱红川绸、川绸料四匹,隆昌夏布料四卷,湖绉四匹…。从四川回来曾国藩经济状况大为改善:还清全部债务1406两(出京前还借过);寄回家中600两;赠送族戚400两。

一次鸦片战争前后的大清虽然GDP绝对值很大、外贸巨额出超,但“完人”如“曾文正”也得靠灰色收入,其他官员可想而知,看来“顶层设计”出了毛病。以古推今,官员财产不公开也罢,公开怕吓着大家,除非数字Cooking过。(数字及换算见张宏杰:《以曾国藩为视角观察清代京官的经济生活》,《中国经济史研究》2011年第4期)

推荐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