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总量无良策 试试调价格——漫谈中国的水资源

总量无良策 试试调价格——漫谈中国的水资源

各行各业都离不开水,从经济学上说水资源有个特性­——几乎无替代性,其它如矿藏、能源资源等或多或少有一定的替代性。中国是个缺水的国家,按最新(2012年2月16日)《国务院关于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的意见 》中的描述是“人多水少、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是我国的基本国情和水情。当前我国水资源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水资源短缺、水污染严重、水生态环境恶化等问题日益突出,已成为制约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瓶颈。”笔者据《中国环境统计年鉴·2011》编制下表:

世界主要国家人均可更新淡水量(单位:立方米/人,2008年数据)

从中可看出,中国人均水资源量几乎是其中最少的。中国水资源短缺是现实,想改善则需分析构成,中国的水量平衡状况是:水资源总量+入境水量=入海水量+出境水量+耗水量+库存调节。其中出境水量包括从国内流出国境及流入国际界河,库存调节是水库蓄水量及地下水储存量的变化,增加为正,减少为负。按照水利部发布的历年中国水资源公告,中国近年水量平衡情况如下表:

中国水量平衡表(单位:亿立方)

表中的水资源总量指降水形成的地表、地下产水总量(不包括外来水量),由地表水资源量与地下水资源量相加、扣除两者之间互相转化的重复计算量而得,它主要取决于降水量,中国近年来降水量如下表:

2000-2010年中国降水量(单位:亿立方米)

从供给端看,决定中国可利用水资源的因素有:降水量、入境量、入海量、出境量、跨年调节能力。降水量在较长时间尺度(10年左右)虽有波动但并无明显变化趋势,不可控;入境量波动下降,非中国可控;入海量,考虑沿海及近海生态以自然状态为宜;出境量比较稳定,有调节空间;中国虽有各类水库8万多座,总库容7千多亿立方米,但能投入跨年度调节(年内季节调节对当年总量无作用)的水量不到每年用水量的10%,工程作用并不明显。总之,自然条件基本恒定,工程调节作用有限,如果不想修诸如“朔天工程”拦截出境量(主要流经云南、西藏、广西),供给基本不可调。

需求端,中国近年用水总量(用水量会大于耗水量,因为部分水使用后能回归到地表水体或地下含水层)情况如下表:

中国近年用水情况(单位:亿立方米)

表中可见用水总量在缓慢上升,其中农业用水比重下降(68.82%到61.26%),工业用水比重上升(20.72%到24.03%),生活用水比重上升(10.46%到12.72%)。

中国的水资源供给基本刚性,无法调节,而需求上升,如果人为控制价格,就会扭曲供求关系,因此调价是必然的。据水利部提供的数据,2010年全国36个大中城市工业用水均价3.68元/立方米,居民生活用水均价1.90元/立方米,假定前者提价1元/立方米,后者提价0.5元/立方米(幅度均接近30%),以2010年数据,规模大概1800亿元,如果对部分低收入居民补贴基本供水票(比补贴现金对物价冲击更小),和一次上调汽柴油零售价的影响差不多(最近发改委汽柴油均上调600元/吨,中国2010年汽柴油总消费2.152亿吨,上调600元/吨,约1300亿元)。大幅度提高水价的好处是:1.极大减少水的浪费;2.抑制高耗水的生产和生活需求;3.刺激水环保、节水和水重复利用领域发展。不利:1.对CPI会带来一定冲击,但可承受;2.对低收入居民生活会带来影响,可通过政府补贴解决。

水资源很特别,但在市场条件下仍是商品,具有商品的基本属性,调节供需关键是价格,否则任凭多么严格的管理制度、任凭工程师们把水北西南东调动,中国水资源总量短缺没法根本解决,因为配置的关键机制没有发挥作用。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