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肉非肉

肉非肉

题目写罢怎么看都油腻,无论中年、少年、老年。肉人无知。

或称黄仁宇、施耐庵、莎士比亚笔下的肉?

起因是黄仁宇笔下“肉”的变迁。黄仁宇,美籍华人历史学家,虽说专业地位不及同时代的杨联陞、何炳棣等,但通俗名气在海外华人历史学家中可能是最大的,缘其大作《万历十五年》。这本书原是英文书籍《1587: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THE MING DYNASTY IN DECLINE》, 出版颇费周折,译成中文的《万历十五年》影响甚广。其中一句,英文是:Sensational news! Magistrate Hai is providing a banquet to celebrate his mothers birthday!He has already brought two pounds of pork!中文是:胡宗宪以传播特别消息的口吻告诉别人,说海瑞替母亲做寿,大开宴席,竟然买了两斤猪肉。新说法是中文版出于种种原因,将猪肉改成肉云云。

剔除话题敏感因素,倒不失是一件有趣的比较文化上小插曲,从头缕析。原始出处虽注了几条,大抵源自《明史•海瑞传》:总督胡宗宪尝语人曰:“昨闻海令为母寿,市肉二斤矣。” (卷二百二十六)这句话是胡宗宪说的,语气似调侃、反讽,因为《明史•海瑞传》下文就讲到海瑞惩治胡公子。胡宗宪历史评价比较复杂,不管,他是安徽绩溪人,与胡适、前国家领导人是小同乡,当时胡、海均在浙江当官,提这些地方是想说明他说“肉”习惯指什么。海瑞市肉为母寿,是孝敬母亲,其母谢姓,纯正汉人,海瑞孝母出了名,到了有点不近情理的地步,这里“肉”指什么应该较清楚了。汉语习惯表达,不特指的肉就是猪肉,特指的才说鱼肉、鸡肉、牛肉、羊肉等。类似情形,古文献里河就是黄河、江就是长江,河出昆仑、岷山导江等等,其它的河、江才需要前缀。生活中,长江以南饭稻羹鱼地区,米即指大米、饭就是大米饭,只有在东北、西北地区,才需要说明大米饭、小米饭、二米饭等。这就是一种习惯表达,歧义产生可能跟文字跨语言转换有关。

黄仁宇出生湖南,在中国长到成年,熟悉明史,其生活背景和知识结构使他将这段用英文写出来自然转译成“pork”,也许一个纯西方背景的人会另外处理,或用Meat?最常见《新英汉词典》如下说明:meat可作肉类的总称,常指可食的兽肉、畜禽肉等,不同种类的肉多有专名,一般不直接在动物名称后加meat。如牛肉称作beef.小牛肉称作veal.羊肉称作mutton.羔羊肉称作lamb.鸡肉称作chicken.猪肉称作pork.鱼肉称作fish.鹿肉称作venison等。成书大致在明朝的《水浒》里就有大量买肉、要肉、吃肉的场景,看看和黄仁宇差不多年纪的华籍美人沙博理(SHAPIRO)怎么翻成英文的(人民文学出版社100回本):唤酒保买五七斤肉(第九回),肉便切三五斤来(第二十七回),煮了三二十斤肉(第四十三回);沙分别译成:They ordered five or six catties of meat. And slice four or five catties of meat. Cook twenty or thirty catties of meat .也许用Meat最保险。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夏洛克:我说过一定要拿走我应得的那一磅肉。”英文是“S: I've promised to take my pound of flesh.”用flesh,实是人肉。

字面上,《明史》里的“市肉二斤矣”表达成“two catties of meat.”形式上没准风险小些?虽然实质上这里的“meat”就是“pork”,黄仁宇理解没错。不过“two pounds”似有误,明朝的斤大致相当于今日的590克,磅约454克,黄做过李约瑟的助手,这方面知识应该清楚,也许是为了描写生动需要,别忘了他写过小说《汴京残梦》,何况《万历十五年》很难说是严格意义上的学术著作。还是钱钟书在《管锥编》里说得对:‘胡言’者,胡人之言,即外国语,非译莫解。“胡言易辨,汉语难明”啊!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