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幡晃了、风真没有、心有点痒痒——扯扯新周期

幡晃了、风真没有、心有点痒痒——扯扯新周期

禅宗六祖慧能的话题说不尽,信众的口口相传、《坛经》,也有学术化的胡适、陈寅恪的分析(胡文《<全唐文>里的禅宗假史料、陈文《禅宗六祖传法偈之分析》都有点石破天惊之意),差不多同时代人王维所作比较接近实录的《能禅师碑铭》等。《坛经》有如下记载:“(慧能)遂出广州法性寺,值印宗法师讲涅磐经。时有风吹幡动,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议论不已。慧能进曰: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想到这则颇有禅道、玄学的故事,缘于最近热议的新周期,据某些人分析,中国经济正在或已经迈入新的周期云云。周期?本是物理概念,有频率、振幅等参数,分毫不差。有人认为宏观经济也有周期性,坦率说以物理学标准有点勉强,描述参数不统一、形态也不规则,考虑到整个宏观经济学框架本身就经不起严格科学推敲,凑合这么说吧。有长周期、中周期、短周期等等,长的套中的、中的又套短的,从几十个月到几十年不等。当然从经济活动看,周期性有一定现实基础,因为企业的原材料、产成品(库存)变化会呈现某种周期性、设备有物理期限和会计上的折旧年限、技术创新会周期波动、人口代际经济特征(生育、教育、住房、就业、退休)周期往复、制度变迁、人口预期寿命等等。但这些不可能像物理现象那么准确展现和预测,因此对经济周期不妨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既然是周期,就需要一个表征量,经济指标的年度、季度增长,同比、环比等等,这是观察物、是幡;但经济周期不同物理周期,光有观察指标还不行,还得看驱动指标,这是风;观察者的立场、期望也很重要,这是心。这轮所谓新周期是一些投行卖方经济学家率先提出的,卖方“忽悠”的主要是买方,而买方在配置各类资产时,对周期特别敏感,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低买高卖”,周期论调很有市场,抓到了“卖点”,有人心动了。但宏观看经济问题则得心静,风当然会吹动幡,但幡动不一定有风,僧人在旗杆下练拳、兔子撞旗杆上都可能导致幡动。只有持续的劲风才能使幡迎风招展,但现实中我们似未见到在中期(10年左右)见效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改革性动能,没有东风,期待风展红旗如画也只能是心痒痒而已,心痒痒可以理解,但这不能代替风。或曰我们说得不是风吹幡动,而是幡自行扰动,那不过是白噪声,犯不着上心,短线炒家除外。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