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如何评价A股市场?又怎样看待IPO?

如何评价A股市场?又怎样看待IPO?

写下题目自己先惊着了,这该是监管部门报告或官媒社论方可涉及的主题啊!区区何能?看官权当负日之暄类的曝芹吧。之所以想到这个并不新鲜的话题,盖因近日又有一种周期性出现的论调高涨,内容大致是:A股市场有一千个、一万个毛病,存在有百害而无一益,应该关闭、重启或彻底埋葬云云。
 
听起来很痛快解气。持该种看法者心中多存有一个虚构的完美股票市场,估计大致是美股优点+港股优点+自己想象。如果以这个完美市场为标杆,A股缺陷实在太多,放眼望去有点“万方多难此登临”的意思,具体暂不表。不过从另一个角度反思,A股市场起步于各方面均不完备的1990年,不管是开业先试试的上交所还是试试再开业的深交所,20多年的演变与中国社会背景密切关联,背景呢?吏治腐败触目惊心,官员遴选常有差错,宏观统计数据有时不能自洽,法院屡判错案,假学历、伪学历泛滥,航班天天晚点,医院天天打架,雾霾天天爆表……等等。这些并不可怕,发展中的问题,总能逐渐改善,笔者只是想说,如此环境发育起来的A股市场只能是目前这个状况,诸多社会特征都会投射到A股市场,真完美了反而极不正常,属超现实主义。A股市场监管者、从业者等并非桃花源中人,他们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什么土壤长什么庄稼,多大鱼塘养多大的鱼,这就是这代人自己书写的当代史,我们必须面对,超越这个背景就是乌托邦,无论是善意或恶意。
 
A股市场缺陷不少,甚至可以说是畸形,更麻烦的是畸形儿已经长大、体量惊人,如何面对?流行已久的高论是“推倒重来”,这倒简单,一了百了,问题关键不是价值判断而依赖工具理性,不是“该不该”而是“能不能”?可以肯定地说把A股市场推倒重来的代价非社会能承受,远高于让畸形继续存在下去、渐进改善的代价,基本属YY之类。如果我们把A股市场按前后时序简单分成IPO、后IPO两个环节(包括交易监管、退市等),大致是增量、存量的区分,相对而言后者问题更严重,也就是说和那个完美市场相应环节分别对比,后者相对得分没准更低。A股的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虚假陈述等欺诈手段可以说骇人听闻,但受到的民事、刑事惩戒面小且轻,退市更少之又少,犯罪成本太低,是多数问题的渊薮。监管和市场间的互动起不到激浊扬清的作用,反而是劣币驱逐良币,那些在IPO阶段侥幸过关的问题公司如鱼得水,即使IPO阶段没问题的公司也可能在反向刺激下沉沦。历史形成的畸形并不可拍,监管者未能采取明确有效的措施引导畸形向正常转化才是最可怕的。
 
A股IPO情形复杂。过往IPO常作为国企改革、产业政策、地区平衡的计划经济工具,扭曲了股票市场的本原。近几年审核趋严,状况有所改善,从形式上看A股IPO可能是最严格的制度之一,但问题依然存在,专业判断犹在其次,关键是道德风险,这需要改进IPO制度。再严的股票发行制度都可能有“坏”公司漏网上市,指望在IPO过程杜绝所有问题不现实,美股、港股上市的中国概念公司也出过恶性欺诈事件,如前不久香港市场的辉山乳业,但他们能够在后续过程有效发现、严格处理则体现了优胜劣汰机制的作用,这正是A股最缺乏的。从严不等于从慢,A股IPO可能是世界最慢的,一是单个公司上市时间长,最新统计平均耗时770.65天,二是候选排队长,尚有600多家,监管部门计划经济念头残存,挥之不去,试图用IPO调节市场,过往事实告诫我们,这想法一厢情愿、甚至适得其反。比较流行说法是IPO会使市场失血,无法维持牛市,具体数据此处就不罗列,简言之,A股上市公司再融资(现金部分)远高于IPO,而且IPO是股票市场最基本的功能,阉割这个功能去维持所谓牛市有何意义?况且还未必能维持。莫非是岳不群的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有一种观点,认为A股的资源配置主要依靠二级市场的并购以及相应的增发,IPO不是A股的主要手段。有点新鲜,毫无疑问,并购肯定是资源配置方式之一,但没有IPO哪来上市公司?也不能人为划断,某个时间以前上市的资产享受管制红利,未上市则遭受管制折价,果如此,资源优化安在?极端看法认为A股市场已病入膏肓,需全面整顿,前提就是先把IPO停了。上文已提及推倒重来行不通,如这是共识,在交易、退市环节加大监管力度,“吐故”的同时更需要IPO的“纳新”,有效实现动态均衡。
 
中国经济一大隐患就是实体经济计息负债太大、杠杆率太高,去杠杆是目标,解决手段是关键,主要手段甚至说唯一手段就是大力发展各层次的股票市场、股权投资等直接融资以替代间接融资。很不幸,A股市场问题多多,IPO被人为压制,主要引擎动力不足,难担重任。历史遗留问题固然是重要因素,但监管部门未能建立起正确观念更要命,而正是他们主导A股,按科学史家库恩的说法就是未能建立一种范式,这在其他类似市场被检验为有效的,监管者和市场参与者存在着“不可通约性”,看来真需要一场观念革命。股票市场是资产交易场所,希望交易规模增大、交易速度提高、交易公众性更强,规则和效率不可或缺,这是监管的核心,而不应被诸如指数、上市数量、价格等等绑架,当然这并不排斥在极端情形下考虑这些因素。规则得到严格落实,效率能够大力提高,A股市场的大部分问题才能迎刃而解,市场公平有效了,才能极大推进中国宏观融资结构优化转型,为实体经济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撑。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