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IPO不宜沦为帮扶工具

IPO不宜沦为帮扶工具

A股IPO弊端常被人诟病,最近又有一种令人担忧的思路在蔓延:监管部门主要领导宣称“积极帮助新疆企业上市”;该部门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要对“贫困地区企业IPO、新三板挂牌、债券发行、并购重组等开辟绿色通道”。

危险的思路!不过倒是实情流露,在政府部门眼里,资本市场压根就不是要素配置、优化的场所,而是政府管控的工具,典型的计划经济思维。A股诞生之初,当时的国家计委坚持对股票发行进行计划管理,搞得各地负责人涌入北京公关,朝朝寒食、夜夜元宵。有带着大厨赴京的,有连续半年在歌舞厅蹲点的,此情此景,起韩熙载于地下也自叹不如啊!眼看要出乱子,只好分指标,前后四次下达指标给各省、市、自治区、部委,全国妇联、团中央也分到上市指标,最后据说外交部也要争取,不知如何收场。用计划的办法管最应该市场化的东东,也算奇事一桩。

重温这不太遥远的“奇葩史”,多少可以“同情地”理解政策出台的缘由,哪天IPO要为“振兴东北”倾斜也不奇怪,股票市场(包括IPO)不也曾是“国企脱困”的工具吗?效果如何?只不过把国企没法解决的弊端转移到股市而已,后遗症至今都没消除。中国很大,发展不均衡,作为单一制国家结构,中央政府有义务和责任做好平衡工作,可主要通过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解决,它体现的是非市场性分配关系。千万不宜把资本市场、IPO拉扯进来,因为这些是典型的市场配置工具,非要人为强扭在一起,既没法真正帮贫扶困,也毁了资本市场。6百个贫困县每个补贴2亿元不过千亿左右,错误配置毁掉的可能是50万亿市值的A股市场,双输的制度安排所为何来?企业发育程度和其周边综合环境密切相关,无需认真分析就能明了:中国6百个贫困县温饱都没法解决,怎么可能批量自然发育出符合IPO条件的公司?结果一定是包装,或业绩包装或注册地包装或全面包装,或倒卖指标通道,那个顶着全国妇联指标上市的公司不是A股有名的垃圾股吗?中国扶贫工作走到这一步,也是叹为观止,坐享IPO红利,贫困县更不愿摘帽了。监管部门力推从严监管资本市场,这不知算什么?似乎有点南辕北辙。

新疆问题更复杂。“新疆”一词今天是专称,但清朝开始使用时是相对于“旧疆”、“腹地”等一类地区的统称,如西南“苗疆”就有所谓“新疆六厅”,只不过在雍正强力“改土归流”后,西南“新疆”在政治制度、经济方式、文化风俗上不断内地化转型,乾隆后,“新疆”基本就是专称了。新疆并不贫困,新疆2015年人均GDP排名在内地31个省级单位排第20名,资源禀赋可能更靠前。新疆“问题”的根源是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思潮的兴起,认为IPO优待政策等能化解“双泛主义”岂不太天真?

中国的某些领域如民族政策、资本市场等等,由于复杂历史因素陷入了结构性矛盾,短期没法根除可以理解,但千万不能再出台政策进一步扭曲它。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这要求或许太高、太迂腐,但为政者至少得有起码的方向感吧。

推荐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