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海昏侯、M2、厚葬、贪官

海昏侯、M2、厚葬、贪官

到首都博物馆看了“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估计自己是外行,或文物没有全部晋京,没有舆论渲染的震撼。不过刘贺墓的发现肯定会给南昌这座城市带来新的文化旅游支撑点,就像成都的金沙遗址、长沙的马王堆一样。

一个介绍引起好奇:出土了10余吨、约200万枚五铢钱。这数目令人吃惊。自秦半两、汉五铢以来,中国用重量作为货币单位的钱币一直持续到唐开元通宝,钱币才转向年号,五铢钱在中国货币史上影响深远。刘贺的西汉铸了多少钱?据«汉书•食货志»:自孝武元狩五年三官初铸五铢钱,至平帝元始中,成钱二百八十亿万余云。元狩五年是公元前118年,平帝原始是公元1—5年,西汉的亿是10万,大致120年间铸钱2800亿枚,平均每年铸钱23.33亿枚,这数目够多了,今天存世量还挺大。铸钱如今日发货币是个累积过程,铸这么多钱也是货币超发啊,看来中国此等有传统,或需换个角度看货币和经济关系。

一直有人认为中国货币超发,他们通常的判据就是M2/GDP,但怪异的是CPI并不失控。中国这个比值偏高但不如日本:世界银行统计口径,广义货币/GDP的百分比,2011—2014年,中国分别是175.9、182.4、188.2、193.1,日本分别是238.0、241.3、247.8、251.3,香港、新加坡这些金融中心不说,韩国、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等亚洲国家都偏高,有趣。GDP可以理解成当年形成的增量,但货币供应量从统计上是某个时点上的货币存量,它受诸多历史因素影响,反过来也多方面影响当期经济活动,但简单和当期GDP比是不是不太匹配?下面是近年中国当期M2增量和当期GDP的比较。

不一定完全能反映,或有时滞效应等,但看起来增量比较变化不大。另外,社会融资规模是一定时期内实体经济(企业+个人)从金融体系获得的全部资金总额,是个增量概念,该数据从2012年开始统计,Aggregate Financing to the Real Economy (Flow),AFRE近年数据见下:

同样有时滞等问题,但看起来货币超发至少在增量上是含糊的。

汉朝铸那么多钱,没准与厚葬之风有关,大量的赙赠使相当多的货币退出了流通,上述的元狩五年至平帝元始中的120年间,不算倒霉被废的昌邑王刘贺,皇帝死了6位,皇后更多,王、侯、公主、三公等死了厚葬的不计其数,有庞大数目的五铢钱下葬,这极大影响了货币的流通效果。到东汉末年,资财乏匮,市面货币流通不足,为快速获取财物,也为解决流通货币不足问题,大家都大规模掘墓,曹操还专门设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等,武装专业盗墓挖钱。这是钱的死葬,今日则有货币的活葬,想想那么多贪官查抄的天文数字现金,事发的总是少数,人民币6—7万亿的M0中,相当部分估计退出流通找不到了,影响了货币对实体经济的作用,这可能也是人民币虽然超发(如果是的话)但流通并不匹配、CPI上不去的原因之一。抛开道德、法律,或许贪官们无意中帮了央行大忙,使其更放心地超发货币了。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