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兰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7年08月28日 13:40

幡晃了、风真没有、心有点痒痒——扯扯新周期

禅宗六祖慧能的话题说不尽,信众的口口相传、《坛经》,也有学术化的胡适、陈寅恪的分析(胡文《<全唐文>里的禅宗假史料、陈文《禅宗六祖传法偈之分析》都有点石破天惊之意),差不多同时代人王维所作比较接近实录的《能禅师碑铭》等。《坛经》有如下记载:“(慧能)遂出广州法性寺,值印宗法师讲涅磐经。时有风吹幡动,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议论不已。慧能进曰: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想到这则颇有禅道、玄学的故事,缘于最近热议的新周期,据某些人分析,中国经济正......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4日 13:32

IPO添油战术或在堆积、外溢风险——以华大基因为例

添油战术兵家一般比较忌讳,但眼下A股IPO正在使用这一战术。对A股IPO有两种代表意见:一是认为IPO有百害而无一益,停了算啦;一种认为应该放弃管制(不是放弃审核),严把质量关的前提下市场化发行。监管部门行中庸之道,人为调控添油似发点。表面看这样回避了可能的极端风险,但却在堆积风险且将风险外溢。A股IPO管制的关键就两点:数量管制和价格管制,因为管制了数量所以必须管制价格,逻辑上是衔接的,前几年也有过数量管制下的“伪市场定价”,结果不了了之。数量和价格被管制后,最体现投行水平的定价和最体现投行实力的销售在A股IPO均荡然无存,监管部门替大家定了价(行业平均市盈率),至于销售更无需投行费心,运气好中......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8日 11:44

如何评价A股市场?又怎样看待IPO?

写下题目自己先惊着了,这该是监管部门报告或官媒社论方可涉及的主题啊!区区何能?看官权当负日之暄类的曝芹吧。之所以想到这个并不新鲜的话题,盖因近日又有一种周期性出现的论调高涨,内容大致是:A股市场有一千个、一万个毛病,存在有百害而无一益,应该关闭、重启或彻底埋葬云云。
 
听起来很痛快解气。持该种看法者心中多存有一个虚构的完美股票市场,估计大致是美股优点+港股优点+自己想象。如果以这个完美市场为标杆,A股缺陷实在太多,放眼望去有点“万方多难此登临”的意思,具体暂不表。不过从另一个角度反思,A股市场起步于各方面均不完备的1990年,不管是开业先试试的上交所还是试试再开......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1日 10:03

乐视鸡毛为什么不能上天

种种迹象表明,乐视这根鸡毛要飘落坠地了,西贝导演以上市公司为主角,纠集、拼凑、裹挟……众多关系错综复杂主体上演的资本闹剧已近尾声。
 
抽象说鸡毛能不能上天是个物理学议题?哲学议题?社会学议题?1950年代,河南安阳县南崔庄农民搞了个合作社,名声大噪,伟人毛润之在1955年亲自主编的《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中,为安阳县南崔庄合作社《谁说鸡毛不能上天》一文所加重要按语:“鸡毛不能上天,这个古代的真理,在社会主义时代,它已经不是真理了。穷人要翻身了,旧制度要灭亡,新制度要出世了。鸡毛确实要上天了。在苏联,已经上天。在中国,正在上天。”壮哉!穷人翻身......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3日 09:53

寻找应对房价的王炸

寻找应对房价的王炸

房价已成为中国经济生活中最热门的话题,论坛讲座、街头巷尾都在谈论,分析、评论、预测房地产随之成为一门“显学”,很少有哪个经济概念如此与千家万户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刺激大众神经。本文只试图探讨一个侧面:是否有抑制房价上涨的有效手段?或者说遵循什么思路才能抑制房价?

先要找准焦点。中国的住房(准确说房价)之所以成为一个特大问题,关键在少数几个所谓“一线城市”,其成为焦点原因在于:一是绝对房价太高,不说超过至少和全球房价最贵的少数城市并驾齐驱,虽有多种解释,但怎么看都超出了中国的发展阶段,负作用愈发凸现;二是示范效应明显,“......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3日 09:39

理财16亿为嘛要上市?

又一家明星气质的公司试图登陆A股了:华大基因(深圳华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创始人之传奇、公司业务之性感、私募阶段大牌投资机构之趋之若鹜暂且不表,围观一下公司哭笑不得的一个指标(以下数据如无特别说明均来自公司在证监会预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

公司流动资产(单位,万元人民币)

项目

2016-12-31

2015-12-31

2014-12-31

......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7日 11:54

靠深化改革对冲中国经济外部不确定性

靠深化改革对冲中国经济外部不确定性

1.中国经济的外向特征

货物贸易。2016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为243,344亿元人民币(海关口径),占GDP的32.70%;顺差33,473亿元人民币。2001年以来外贸依存度(进出口/GDP)、顺差/GDP见下图。

(外管局《2015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可以看出货物贸易相对规模进入新下降周期,顺差在进口大宗商品降价带动下趋于上升。

服务贸易。据商务部统计2016年前三季度中国服务进出......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0日 09:43

百万亿计息负债难题待解

中国实体经济总负债多大?该口径没官方统计数据公布,大致估计:范围,央行统计的实体经济是指非金融企业和住户,非金融企业贷款属实体经济负债,个人(住户)的贷款则含个人住房贷款、个人消费贷款、个人经营性贷款、信用卡透支等,其中绝大部分是住房贷款可从实体经济负债中排除,个人经营性贷款基本流入实体经济,还有企业债券;类型,只算计息负债,企业往来(应收、应付,预收、预付等)不涉及,它们对个体企业有压力、但汇总会相互抵消,且不计息、不自我衍生新的债务;数据,央行公布的《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统计表》显示,截至2016年11月末实体经济(非金融企业和住户)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余额为154.36万亿人民币,其中本外币贷款(......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5日 09:48

国赋三升民一斗

自孟德本家公开抱怨中国制造业税负太重、综合成本太高后,一时成为热门话题:众多企业人士纷纷跟进,大吐苦水;也有不少财税专家横竖比较,一通计算,认为宏观看有失偏颇等等,煞是热闹。笔者旁观下来,觉得有点“鸡同鸭讲”,双方说的不是一件事。

A,税收。按马克思的说法“国家存在的经济体现就是捐税”,中国是单一制国家,虽说94年税制改革后省级以下分设国、地税系统,总的来说税制体系还是比较简单,仅就税收而言未必负担很重。B,收费(政府性收费),包括行政事业性收费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罚没收入等等......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3日 11:13

野蛮人砸门和内部人闩门都要警惕

中国证券市场不少方面或有欠缺,唯不缺故事和段子:层出不穷、含沙射影,估计这玩意比较符合中国人的思维特点:无需分析、不讲逻辑,罗素等就认为中国人缺乏逻辑知识和逻辑训练,当然,蛮夷之流的话无须在意,我们要有民族自信心。A股市场近日关于“野蛮人”的段子就与吐沫星子齐飞,语言大抵是网络化、散装英语似的、抒情的,煞是热闹,至于能解决什么问题恐怕不好说。

事出证券市场,先谈证券,说到证券中国人的思维特点又凸显,关于证券性质的文字多是循环罗列:股票、债券是证券,证券包含股票、债券等等,没什么有效信息。......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9日 09:28

国企改革的家常话

只谈中国国企。读研时有同窗专业是“苏东经济”,读着读着“苏东”没了,这比读着导师驾鹤西去还意外,奈何?“前苏东”国企问题已不复存在,美、欧等如有国企和中国也完全不是一路,新加坡的淡马锡、新政投(GIC)也没可比性,淡马锡的薪酬、用人机制在中国就行不通,遑论其他。中国国企改革已被人说了无数遍,仍然要说是感觉国企改革有玄学倾向,回避基本问题、醉心细枝末节、堆砌名词术语,这里试着说些大实话。

简单回顾中国49年以来的企业所有制演变。按当初中共领导集体的建国设想,中国可能需要20年左右新民主主义阶段,1949年3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确定的建国构想是承续《新民主主义论》和《论联......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2日 09:27

IPO不宜沦为帮扶工具

A股IPO弊端常被人诟病,最近又有一种令人担忧的思路在蔓延:监管部门主要领导宣称“积极帮助新疆企业上市”;该部门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要对“贫困地区企业IPO、新三板挂牌、债券发行、并购重组等开辟绿色通道”。

危险的思路!不过倒是实情流露,在政府部门眼里,资本市场压根就不是要素配置、优化的场所,而是政府管控的工具,典型的计划经济思维。A股诞生之初,当时的国家计委坚持对股票发行进行计划管理,搞得各地负责人涌入北京公关,朝朝寒食、夜夜元宵。有带着大厨赴京的,有连续半年在歌舞厅蹲点的,此情此景,起韩熙载于地下也自叹不如啊!眼看要出乱......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8日 09:29

反垄断法的牙齿和供给侧改革

近日两家企业合并引起关注,官方的评论是:“商务部目前尚未收到滴滴和优步中国相关交易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按反垄断法规定申报条件和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经营者都应事先向商务部申报,未申报的不得实施兼并。”

垄断或反垄断是什么东东?首先是个经济学问题,和产业组织有关,一派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压根就别管这事,政府监管定会增加社会成本,当然理论上也无需反垄断,但这不是主流,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相应的法律规定,大家念兹在兹的美国更是反垄断的急先锋,这就变成了一个法律问题,中国也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该法第一、二条明确:为了预防和制止垄断行为,保护市场公平竞争,提高......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2日 16:49

读书万卷不读律 情怀动机皆飘絮

话说王科长和险道神等开会,本拟定大计、决大疑,不曾想弄得议论纷纷,一地鸡毛,有点«水浒传»第十九回:‘林冲水寨大并火 晁盖梁山小夺泊’的江湖劲。其实也没什么,《圣经·旧约》有云: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唠得还是那套嗑,只不过唠的人口音、嗓门不同而已。大狗叫,小狗也可以叫,权当资本市场的广场舞。

经理人控制和混合所有制。经理人控制或管理层控制不是一个准确法律术语,大致可理解成经理人不是控股股东(绝对、相对)情况下,但控制公司的状态(大部分情况下,经理人也有少量股份)。是一种状态,描述性的,不评价。想形成这种状态,首先必须股份高度分散、流通,还得有习惯。粗略说,无论是......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10:07

中国经济增长之LV纠结

中国经济增长之LV纠结

LV品牌在中国很牛、很土豪、很可笑。但本文LV是字母,中国经济增长走势到底会呈L型、V型、U型?难煞众人,高手聚讼纷纭,权威人士也很纠结。未来什么样不清楚,先看过去。

选取G20中的19个国家(另1个是欧盟)1994—2015年GDP增长数据,这19国约占据全球80%以上GDP,有足够代表性。为更具针对性,将19国分成两组:美国—澳大利亚9国为发达国家;中国—韩国10国为新兴国家。基本情况是:发达9国除俄罗斯、澳大利亚外表现相当一致,在09年度(08危机滞后效应)呈明显的V型,俄罗斯上窜下跳,但09年也呈深V,澳大利亚09年V型不明显,更接近中国、印度等亚洲国家走势。新兴10国走势较凌乱,09年除中国、印......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20日 09:56

海昏侯、M2、厚葬、贪官

海昏侯、M2、厚葬、贪官

到首都博物馆看了“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估计自己是外行,或文物没有全部晋京,没有舆论渲染的震撼。不过刘贺墓的发现肯定会给南昌这座城市带来新的文化旅游支撑点,就像成都的金沙遗址、长沙的马王堆一样。

一个介绍引起好奇:出土了10余吨、约200万枚五铢钱。这数目令人吃惊。自秦半两、汉五铢以来,中国用重量作为货币单位的钱币一直持续到唐开元通宝,钱币才转向年号,五铢钱在中国货币史上影响深远。刘贺的西汉铸了多少钱?据«汉书•食货志»:自孝武元狩五年三官初铸五铢钱,至平帝元始中,成钱二百八十亿万余云。元狩五年是公元前118年,平帝原始是公元1—5年,西汉......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7日 14:41

中国金融需要综合监管,但超级就算了

被超级大雨困在南方某机场,望着窗外朦胧的水汽,一股绝望感觉弥漫开来,巧遇老友L君,本以为与他聊天会容易度过时光、减轻些许焦虑,未曾想L君一直在唠叨什么MPA、超级金融监管……(这些与他本职工作极大关联),虽然我一直在礼貌倾听,但内心更感焦虑绝望。

1.中国的金融体系需要统一的综合监管。原因很简单,现在的金融机构、金融产品、金融活动等已非常综合化(或者说模糊化),而监管部门仍是分业碎片化的,极不对称,监管效果可想而知。金融是外部化明显、杠杆高、波及面广的行业,需要必要的监管。相对细分的概念,综合概念则更容易概括:如果说银行、保险勉强有概念边界,证券的边界基本是模糊的。债券是证券,为......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7日 10:07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最近中概股回归A股借壳闹得沸沸扬扬:监管者含糊其辞、语焉不详;投资者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媒体则一贯看热闹不嫌事大、轮番热炒。到底怎么回事?

中概股是个通俗说法,想明确界定非常麻烦,大致可理解为:一类主要业务关系及管理团队在中国大陆,但在海外资本市场(主要在美国、香港)上市公司的统称。建议读者避开对此概念的深入纠缠,否则有可能不小心整成法学博士或精神分裂症,感兴趣的建议延伸阅读BAT或王首富(前王首富?)香港上市公司的招股书,很巧这间公司也曾扬言要......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5日 16:57

洛阳亲友如相问,投资考试两耽误

  继大家熟知的口号治国、文件治国、会议治国……后,有司又大力推出考试治国,一时考声四起、众乃蚁附。真是没地方吃后悔药啊,当初废科举干吗?续行抡才大典,没准我们早建成了全球第一、宇宙第N的文明昌盛之邦。
  考试是一种权力体现,也是最简单、偷懒的做法,事实证明往往也是最无效的办法:某个领域出现了乱象,有司想整治,考试有什么用?作奸犯科的歹人不理会考试,愿意认真参加考试的往往都是良民,而他们本就不需管。诸葛亮曾说:“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现在倒好,刑赏倒挂,歹人作乱牟利跑了,良民赏是不敢奢望还连带遭罪。
  坊间热议的考试和钱有......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1日 09:41

注册制、战兴板及其他

注册制、战兴板及其他
  现如今注册制是A股敏感词,有点像周扒皮的半夜鸡叫,监管者、投资者、分析者、舆论等等无不闻“注”色变,有点注册制一日不决、股市一日不安的意思。相当多的人不清楚注册制到底是什么,这不重要,关键是大家都怕它,怕注册制?未必,实施中的核准制如果扩容也怕,本质上是怕IPO扩容增速,只不过大家心理上把注册制等同于扩容增速,所以忌讳注册制。为什么怕?怕股市资金失血?这是无谓的担忧,A股IPO进行或停止时,二级市场的再筹资金额(公开增发+定向增发(现金)+配股)远大于首发金额(见下表),为什么没人害怕再筹资、呼吁叫停呢?这就涉及A股的筹码化问题。
  
  筹码化是个大致比拟:部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