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9月29日 09:28

国企改革的家常话

只谈中国国企。读研时有同窗专业是“苏东经济”,读着读着“苏东”没了,这比读着导师驾鹤西去还意外,奈何?“前苏东”国企问题已不复存在,美、欧等如有国企和中国也完全不是一路,新加坡的淡马锡、新政投(GIC)也没可比性,淡马锡的薪酬、用人机制在中国就行不通,遑论其他。中国国企改革已被人说了无数遍,仍然要说是感觉国企改革有玄学倾向,回避基本问题、醉心细枝末节、堆砌名词术语,这里试着说些大实话。

简单回顾中国49年以来的企业所有制演变。按当初中共领导集体的建国设想,中国可能需要20年左右新民主主义阶段,1949年3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确定的建国构想是承续《新民主主义论》和《论联......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2日 09:27

IPO不宜沦为帮扶工具

A股IPO弊端常被人诟病,最近又有一种令人担忧的思路在蔓延:监管部门主要领导宣称“积极帮助新疆企业上市”;该部门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要对“贫困地区企业IPO、新三板挂牌、债券发行、并购重组等开辟绿色通道”。

危险的思路!不过倒是实情流露,在政府部门眼里,资本市场压根就不是要素配置、优化的场所,而是政府管控的工具,典型的计划经济思维。A股诞生之初,当时的国家计委坚持对股票发行进行计划管理,搞得各地负责人涌入北京公关,朝朝寒食、夜夜元宵。有带着大厨赴京的,有连续半年在歌舞厅蹲点的,此情此景,起韩熙载于地下也自叹不如啊!眼看要出乱......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8日 09:29

反垄断法的牙齿和供给侧改革

近日两家企业合并引起关注,官方的评论是:“商务部目前尚未收到滴滴和优步中国相关交易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按反垄断法规定申报条件和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经营者都应事先向商务部申报,未申报的不得实施兼并。”

垄断或反垄断是什么东东?首先是个经济学问题,和产业组织有关,一派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压根就别管这事,政府监管定会增加社会成本,当然理论上也无需反垄断,但这不是主流,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相应的法律规定,大家念兹在兹的美国更是反垄断的急先锋,这就变成了一个法律问题,中国也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该法第一、二条明确:为了预防和制止垄断行为,保护市场公平竞争,提高......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2日 16:49

读书万卷不读律 情怀动机皆飘絮

话说王科长和险道神等开会,本拟定大计、决大疑,不曾想弄得议论纷纷,一地鸡毛,有点«水浒传»第十九回:‘林冲水寨大并火 晁盖梁山小夺泊’的江湖劲。其实也没什么,《圣经·旧约》有云: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唠得还是那套嗑,只不过唠的人口音、嗓门不同而已。大狗叫,小狗也可以叫,权当资本市场的广场舞。

经理人控制和混合所有制。经理人控制或管理层控制不是一个准确法律术语,大致可理解成经理人不是控股股东(绝对、相对)情况下,但控制公司的状态(大部分情况下,经理人也有少量股份)。是一种状态,描述性的,不评价。想形成这种状态,首先必须股份高度分散、流通,还得有习惯。粗略说,无论是......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10:07

中国经济增长之LV纠结

中国经济增长之LV纠结

LV品牌在中国很牛、很土豪、很可笑。但本文LV是字母,中国经济增长走势到底会呈L型、V型、U型?难煞众人,高手聚讼纷纭,权威人士也很纠结。未来什么样不清楚,先看过去。

选取G20中的19个国家(另1个是欧盟)1994—2015年GDP增长数据,这19国约占据全球80%以上GDP,有足够代表性。为更具针对性,将19国分成两组:美国—澳大利亚9国为发达国家;中国—韩国10国为新兴国家。基本情况是:发达9国除俄罗斯、澳大利亚外表现相当一致,在09年度(08危机滞后效应)呈明显的V型,俄罗斯上窜下跳,但09年也呈深V,澳大利亚09年V型不明显,更接近中国、印度等亚洲国家走势。新兴10国走势较凌乱,09年除中国、印......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20日 09:56

海昏侯、M2、厚葬、贪官

海昏侯、M2、厚葬、贪官

到首都博物馆看了“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估计自己是外行,或文物没有全部晋京,没有舆论渲染的震撼。不过刘贺墓的发现肯定会给南昌这座城市带来新的文化旅游支撑点,就像成都的金沙遗址、长沙的马王堆一样。

一个介绍引起好奇:出土了10余吨、约200万枚五铢钱。这数目令人吃惊。自秦半两、汉五铢以来,中国用重量作为货币单位的钱币一直持续到唐开元通宝,钱币才转向年号,五铢钱在中国货币史上影响深远。刘贺的西汉铸了多少钱?据«汉书•食货志»:自孝武元狩五年三官初铸五铢钱,至平帝元始中,成钱二百八十亿万余云。元狩五年是公元前118年,平帝原始是公元1—5年,西汉......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7日 14:41

中国金融需要综合监管,但超级就算了

被超级大雨困在南方某机场,望着窗外朦胧的水汽,一股绝望感觉弥漫开来,巧遇老友L君,本以为与他聊天会容易度过时光、减轻些许焦虑,未曾想L君一直在唠叨什么MPA、超级金融监管……(这些与他本职工作极大关联),虽然我一直在礼貌倾听,但内心更感焦虑绝望。

1.中国的金融体系需要统一的综合监管。原因很简单,现在的金融机构、金融产品、金融活动等已非常综合化(或者说模糊化),而监管部门仍是分业碎片化的,极不对称,监管效果可想而知。金融是外部化明显、杠杆高、波及面广的行业,需要必要的监管。相对细分的概念,综合概念则更容易概括:如果说银行、保险勉强有概念边界,证券的边界基本是模糊的。债券是证券,为......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7日 10:07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最近中概股回归A股借壳闹得沸沸扬扬:监管者含糊其辞、语焉不详;投资者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媒体则一贯看热闹不嫌事大、轮番热炒。到底怎么回事?

中概股是个通俗说法,想明确界定非常麻烦,大致可理解为:一类主要业务关系及管理团队在中国大陆,但在海外资本市场(主要在美国、香港)上市公司的统称。建议读者避开对此概念的深入纠缠,否则有可能不小心整成法学博士或精神分裂症,感兴趣的建议延伸阅读BAT或王首富(前王首富?)香港上市公司的招股书,很巧这间公司也曾扬言要......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5日 16:57

洛阳亲友如相问,投资考试两耽误

  继大家熟知的口号治国、文件治国、会议治国……后,有司又大力推出考试治国,一时考声四起、众乃蚁附。真是没地方吃后悔药啊,当初废科举干吗?续行抡才大典,没准我们早建成了全球第一、宇宙第N的文明昌盛之邦。
  考试是一种权力体现,也是最简单、偷懒的做法,事实证明往往也是最无效的办法:某个领域出现了乱象,有司想整治,考试有什么用?作奸犯科的歹人不理会考试,愿意认真参加考试的往往都是良民,而他们本就不需管。诸葛亮曾说:“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现在倒好,刑赏倒挂,歹人作乱牟利跑了,良民赏是不敢奢望还连带遭罪。
  坊间热议的考试和钱有......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1日 09:41

注册制、战兴板及其他

注册制、战兴板及其他
  现如今注册制是A股敏感词,有点像周扒皮的半夜鸡叫,监管者、投资者、分析者、舆论等等无不闻“注”色变,有点注册制一日不决、股市一日不安的意思。相当多的人不清楚注册制到底是什么,这不重要,关键是大家都怕它,怕注册制?未必,实施中的核准制如果扩容也怕,本质上是怕IPO扩容增速,只不过大家心理上把注册制等同于扩容增速,所以忌讳注册制。为什么怕?怕股市资金失血?这是无谓的担忧,A股IPO进行或停止时,二级市场的再筹资金额(公开增发+定向增发(现金)+配股)远大于首发金额(见下表),为什么没人害怕再筹资、呼吁叫停呢?这就涉及A股的筹码化问题。
  
  筹码化是个大致比拟:部分......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9日 09:26

改革政策供应商,悠着点……

  中国是不是处在改革最活跃期不清楚,但据说现如今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改革政策/文件/口号供应商,信而有征,这不北海之南、负手闲庭信步的翰林供奉又出台了新的改革政策:政策博大精深,不易领会,但民间将其简化为“拆墙令”。大众的理解永远不可能全面、专业,但体验则是敏感、真实的,往往是左右社会情绪乃至行动的关键。
  全面解读该政策需要相应背景知识,笔者力有不逮。但无需引经据典、专业分析,常识告诉我们,如能拆除围墙(不管大院还是小区),对所在地交通状况肯定有所改善,只是改善程度如何、付出的代价和收益是否匹配,就费思量了。况且中国城市里的围墙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有其产生的土壤。夸街......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3日 11:53

王科长钟情混合所有制,可惜……

处于新闻焦点中的万科实际大家长,礼不讳嫌名,我们不妨称为王科长,最近又公开发表惊人言论:我的设计就是混合所有制……所以民营企业……你要想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我就告诉你,我不欢迎你。媒体将其标题化为不欢迎民营企业,不太准确,其实王科长是说他最爱混合所有制。

具体到万科,王科长心中的混合所有制确实招人爱、惹人疼:既顶着国企(央企)是第一大股东的美名,易得到政府、金融机构、客户等等相关方信任;......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1日 17:45

爱之适足以害之

爱之适足以害之
  说中国监管部门不爱护证券市场和股民,我坚决不同意,证监会官网上的口号就是:“维护市场公开、公平、公正,维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不光喊口号,也付诸行动,监管者为股票市场殚精竭虑,磨破了嘴、跑断了腿、操碎了心,几乎辛苦到“而视芒芒,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而寿者不可知矣!”的地步。但爱归爱,效果如何就见仁见智不好说,2016年开年A股就“熔断”了好几回,约10万亿市值灰飞烟灭,股民损失惨重。亡羊补牢未为晚也,监管部门找到的办法之一就是控制A股IPO:既包括现存审核制下极大降低IPO的强度,也包括不断向市场暗示IPO注册制不会来得那么快、......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8日 13:48

建议增设十几个省

  现如今谈经济供给侧(端、面…不管叫什么,反正是side的中式译法)最时兴,不过所见以艰涩的宏观大字眼居多,不接地气、缓不济急,犹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笔者建议出个大招,兼顾眼前和长远:中国增设十几个省。
  公元前221年, 长目豺声、谣传吕不韦私生子的秦王嬴政在咸阳主持召开了决定中国、中国人命运的御前会议,会议形成了若干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决议,其中之一就是实行郡县制。秦开始置36郡,后有析置、增设,有秦一代郡数为48郡,另外还有一个郡级政区内史(首都咸阳附近),共49个一级政区。百代多行秦政法,后来虽有封建反复,但中国的地方行政制度基本就这么延续下来了。中国人凡事喜欢对比美国,美国......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8日 09:43

注册制来了,可别叶公好龙

  A股注册制说来就来:2015年12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草案)》;2015年12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草案)》的议案,授权国务院对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股票的公开发行,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关于股票公开发行核准制度的有关规定,实行注册制度,具体实施方案由国务院作出规定,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自2016年3月1日起施行,实施期限为两年。这意味着《证券法》全......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24日 14:50

仅靠经济动物不行——蝙蝠亦然

仅靠经济动物不行——蝙蝠亦然
        中国人近年似新添了一个节日。过去中国人的日历上,“双10”辛亥革命爆发,是共和肇始日,“双12”西安事变爆发,改变了中国现代史演进路径。现在夹在中间的“双11”也要成为纪念日,且颇具解构性—“光棍节”,其实就是消费狂欢日尤其是网上消费,是电子商务的收获季。前奏的铺垫、高潮的狂欢、事后的总结展望…,不附着任何历史、文化、宗教、民俗等社会因素,仅仅围绕打折消费人造一个节日,人类历史上不多见,这在亚伯拉罕或易卜拉欣的后人看来,是一件多么没有情怀、没有追求的行为啊?只有那些消费至上的中国经济动物才想得出、做得到,但大部分中国......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8日 17:33

回到宪法、从增长视角聊聊国企改革

中国的国企改革是海内外各界一直争论不休、不易说清楚的议题,日前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使该议题再次引起热议。我们可否尝试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出发,超脱国企来谈谈国企改革?

回到《宪法》谈国企改革,是因为我国目前《宪法》最新修正案发生在2004年3月,此后党的十七大、十八大以及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包括此次《指导意见》关于公有制、国有经济的核心叙述都没变,即宪法第六、七条: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是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宪法》是根本大法,从它出发才有可能触及问题的根本。谈国企......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0日 15:44

抗战胜利和正统之争

题目有点敏感,不过和当今无涉。

1945年的中国人怎样看待那场胜利?余生也晚,举两个亲历者的评判:一位是冯友兰,一位是陈寅恪。两位什么来头无需赘述。

冯友兰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撰写了碑文,西南联大的纪念碑,在云南师范、北大校园均见过,据说清华也仿了一块,没见着,是不是南开也得仿一块?冯的碑文上来就说:“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九月九日,我国家受日本之降于南京。上距二十六年七月七日芦沟桥之变,为时八年;再上距二十年九月十八日沈阳之变,为时十四年;再上距清甲午之役,为......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7日 10:45

对症亦知须药换 熊市正是改革时

对症亦知须药换 熊市正是改革时

处暑一过,京华天空湛蓝,天气骤然凉爽,A股也呈现浓重凉意,主要指数几乎直线向下。救市的呼吁、行动断乎少不了,不过和两个个多月前股指跳水比,虽然下跌相对幅度更猛,但坊间“阴谋论”似乎少了些。“阴谋论”让人头疼主要倒不是因为其立场,而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了(这也是它能大行其道的原因)。但很不幸股票市场过于复杂(A股的复杂性肯定高过均值),想找到单一因果关系几乎不可能。比如这次A股下跌,假设我们能找到理论分析、实际经验俱强的前100位高手,请他们对下跌原因各自独立评判,相信结果一定五花八门,没有100也会有99种,就是说不可能找到绝对、必然、公认的原因,......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30日 17:38

Don’t Worry,芯片(净)进口没那么多

Don’t Worry,芯片(净)进口没那么多

芯片很幸运,经常引起领导关注,最新来自李克强总理,他在7月27日出席国家科技战略座谈会上讲到:中国科学实力已经很强大,但仍有不足的地方,比如目前芯片还需要进口,每年要因为芯片进口花费2000多亿(美元),这笔钱与每年进口石油花费的金额差不多……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2013年3月两会期间,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就曾以芯片业进出口状况为例,感叹中国仍然缺乏关键科技技术。据悉,2012年我国进口芯片约1724.99亿美元,进口石油2207亿美元。而2013年这组对比数据分别是2322亿美元和2196亿美元。(http://www.guancha.cn/Science/2015_07_29_328620.shtml)

阅读全文>>